《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看《半是蜜糖半是伤》的观众必然是处于一种“全有”或者“全无”的绝对态势,宛若泾渭分明,又如同井蛙无法谈天,夏虫不可语冰的那种,而这个临界点,就在于罗云熙,以及观众个人对于罗云熙的接受程度。

喜欢罗云熙的观众会把白鹿的角色自我替换掉,而后自我代入,全程当作是自己和罗云熙在按照剧情一路往下走,沉迷在罗云熙必定会和我演一场不死不休悱恻缠绵的爱情故事的美梦里,耳光都扇不醒的痴迷。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而作为见识过罗云熙为了满足高强度和长时间连轴转工作而暴瘦之后真实面目的本人,坚定地站到了对立面——不仅仅是吃不透罗云熙那张脸,而是这几年连轴转的他基本没有啥实质性的进步,反而把自己虚耗到脱相的地步,深深的替他不值。

而落实到《半是蜜糖半是伤》里面,袁帅这个人物除了脸长得好看之外,其实并不讨喜——他的聪明和调教女性的能力,已经让人感到了一种超越该有界限,威胁到个人心理安全的不快,甚至是危机感!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小小年纪就惦记着把姑娘收归己有,你觉得这孩子是少年情深?

我们先来捋一下剧情——《半是蜜糖半是伤》的故事很简单,袁帅和江君算得上是一对两小无猜的发小。但是,所谓的两小无猜是个人臆测,将军个一根筋的憨货才是没有任何猜疑,而袁帅小小年纪就泄露了他腹黑算计的一面——因为江君有着罕见的“眼泪重度过敏”症候,所以他从小就开始利用这一点,经常性欺负和惊吓江君让她频繁过敏,然后以十块钱每个月和江君的父亲达成协议,以后成为江君“命定”的守护者。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其实看到这里的时候,作为一个防卫心理很强的人,并没有像作者期望的看见袁帅对于江君从小就有的深情,甚至在潜意识里看着袁帅一副守护者的面目和江君父亲谈条件,背后莫名的凉飕飕的。

这种孩子,对于过敏严重可能致命的可能性的把握和利用程度,已经超过已经成年的我们。而更令人心寒的是,他的目标至始至终都是明确的,还主动出击成为父亲首肯的守护者,这份用心,已经成熟得成年人不得不留意了。

但是,作者不觉得,反而认为这是年少情深的表示,是两个人感情好的重要元素,必须大书特书的拿来用在构建两个人的情感经历里的!

(这是怎样一种直男癌心思才会觉得这是女性认为的甜啊!)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然后,我们暂时放过这一点原生动机的不纯,继续往下说!

很多年以后,聪明的袁帅自然一路顺风顺水,年纪轻轻已经是风投业有名的年少才俊,站在整个行业的顶端翻云覆雨。而脑袋有点一根筋的江君还在走着应届毕业生跌跌撞撞的求职之路。

直到她一头撞进袁帅所属的投行,才发现自诩“童年保护者”的袁帅也在,本来指望着念着点童年情谊,但高兴不过三秒,却发现自己童年的保护伞,那个温柔的袁帅哥哥竟然处处与自己为敌,甚至于,袁帅在背后各种操作,就是为了将她排挤出投行行业。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可江君一根筋的热血被激发了出来,不被允许的她偏偏要用尽全力去实现。于是,在标榜狼性文化的投行公司里,江君陷入了一团混战当中——有人在暗中给她布局设套,有人视她为棋子兼眼中钉,就连袁帅都在私生活乃至工作过程里若有若无的算计她。

但江君凭借着自己善良而细腻的天性,出众的情商以及天才般的想象力,判断着人和项目复杂的变数,在暴风雨的中心,她开始了自己的征途,经历了一番番风霜雪雨后,最终收获了自己的事业。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是的,奔着我们一根筋女主必然有的庞大主角光环,一个内心状态和外在状态完全和投行不怎么兼容,还有点打死不愿意妥协的女性人物,在她身上的“优良品质”的发扬光大之下,她终于带着满身伤痕站在了投行食物链的顶端,然后,回过头再发现,袁帅之前那些奚落、讽刺、甚至是暗中作梗,其实都是在暗暗的关怀,于是,以前那些磕磕碰碰都在一瞬间冰释前嫌,骄傲的江君终于在袁帅面前低下了自己傲慢的外表,完成最后的驯养!

啊呸,是最后两个人终于放下芥蒂,走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大路!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骨子里,这是一场大型心理PUA !

按照大体剧情往下捋,《半是蜜糖半是伤》主干叙事是非常套路化的。

剧情方面并无太多惊喜,依旧是走霸道总裁追爱路线,罗云熙饰演的袁帅以爱的名义不断地做着伤害江君的事,用着一种戏耍的态度,将自己不赞成或者往好里说——不适合在投行这个行业生存的其他品质逐渐转化或者剔除的过程,完成一个女性角色的重新塑造。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于是,观众其实在看一个本来活色生香的人物,如何被剔除血肉,变成完全符合袁帅的需求的,精干的专业人士的过程。观众可能会觉得,作为一个对江君有情感诉求的男性,之前各种对江君私生活的安排,诸如逼迫她住进自己选定的公寓,然后通过这些便利来营造可以接近的机会,是一种霸道总裁的笨拙却执拗的爱意表达的话。

却有没有脱离这种罗云熙给我安排好了一切的自我感觉良好,设想一下,是一个油腻猥琐的中年男人这样帮你安排私生活里最为隐秘的事情,我看你还能不能这样淡定!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所以,这里的虐,不是男女主角剧情中的虐,而是虐的是屏幕前的观众,用罗云熙的脸当迷幻剂,引导观众自我代入,再通过情节狠狠的抓住观众的痛点,扔在地下反复的擦,尽管擦出血肉模糊的质感来。

都出血了,疼不疼。当然疼啊。但是,罗云熙的脸好看啊,观众沉迷在这张脸里,就是疼也疼得很爽、很过瘾、很心甘情愿。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这样的剧情安排很会揣度观众心里,这里面的过程完全迎合了观众的心情——只要现实中缺什么、怕什么,就想方设法地在剧情中晒出来,不管是否合理,是否符合该有的逻辑。反正观众的心态很专一,是用电视剧作为枯燥生活打发时间的手段,所以,知道是假的,但依然愿意去看、去追、去欣赏……

明知道是骗局,只要不是实质性的钱财和收益损失,他们不介意自降智商去信一把,认同那种得不到的才是最具吸引力的,观众就这点自甘下贱!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投行不是演艺圈,所以,职场剧就是个画皮!

如果和它较真,其实和其它职场爱情剧一样,这部《半是蜜糖半是伤》也把职场当作幌子的情感偶像剧。所谓的职场经历都是一个虚无缥缈的舞台,谈恋爱才是真的核心,至于其它都是和观众闹着玩儿,哄观众的。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作为编剧王文通(笔名:公子有喜)生活里不曾接触到的范围,所以,在构建细节的时候,不论是投行还是前几集涉及的演艺公司的描写,都流于套路化和表面化。所以,在这部电视剧当中,对于投行内容的呈现,更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美好想象。而演绎行业的展现,也是强调同批次竞争的残酷而刻意忽略整个行业的资本倾斜,以及扭曲的资历和收入差异等等更加广阔或者更加隐秘的真实生态,形成一种报喜不报忧的美化虚构的职场经历的构建。使得职场内容虚假,将整体格局限定在了不可能太高的格局里!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编剧想要塑造在上海这样的一个大都市中,投行精英们的不容易。那些如狼似虎对于资本世界的争执和瓜分永远都没有停止。可是在外人而言,在这个行业中,每一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光鲜亮丽,但是旁人看不见的地方,隐藏在坚硬外壳之下柔软的内心,却不为人知。

而现实是,真实的投行职场,因为追求效率和资金流动速度,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执业规则,使得整个过程不仅仅快得停不下来,而且过程极端枯燥乏味——投行从业人员永远在见客户和寻找下一个客户的路上,全天24小时,每周七天,每个月四周,每年十二个月……都在寻找最大的投资商,把他们的投资利益最大化的路上奔忙。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之前刚刚播完的《平凡的荣耀》里面展现出来的投行工作环境,更为接近真实,但作为电视剧作品出现,这种状态就真的过分低沉无趣了。(而且,里面牵扯到利益争夺而激发出的人性阴暗和商业腐朽面,是一种不可说不能提更不能摊出来的灰色区域),于是,为了丰富这种行业的表象,就得把投行职场臆想化,变成了青年观众们喜欢的样子。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至于青年观众们喜欢什么样的职场呢?首先,形象要保持光鲜亮丽。其次,则是因为站在财富顶端而被人追捧。继而,还得舍得展现自己高收入相匹配的奢华生活。而《半是蜜糖半是伤》的编剧很了解观众这样的基本需求,在剧情构建过程里把这些全满足了。

于是,袁帅所代表的投行精英们,过着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的日常生活,每天制服笔挺,不染纤尘的出没于最高档的写字楼和公司总部,经手的全都是上亿的大买卖,那种郭敬明小时代式的奢侈感,宛若亮晶晶的钻石,加上俊男靓女甜蜜蜜的爱情如同高光灯最佳位置的高光追光,就是玻璃,都能绽放出最耀眼夺目的光芒。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而这种光芒,像极了夏天午后,挂在窗口的装满水的塑胶袋,阳光下反射的水的影子,足以迷惑所有的蚊蝇!

至于因为利益牵扯造成的各种阴暗和惨无人道的东西,都不是做梦的孩子愿意看见的。

嘘,别惊醒了孩子们的好梦!

《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版权声明:影流 发表于 2020-10-06 23:33:58。
转载请注明:《半是蜜糖半是伤》:职场剧是个画皮,骨子里是一场心理PUA | 有些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