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眼看湖南卫视播出的《亲爱的自己》就要大结局,每个人都在揣测究竟这些30+女人的归途在哪里?其实4个女人虽然各有不同,但其实殊途同归,无非是30了,怎么说也要“立”的住。

中国社会总是强调男人的三十而立,虽然从清末期开始,女性对于女权的争斗从未停止,但是迄今为止,仍然不可以说是男女平等。《亲爱的自己》里最让人敬佩的是王子茹,虽然很多人评论她是腹黑、算计、精到骨子里的女人,但是实际上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男人想要在高处争夺一席之地也许靠着一腔热血就可以,比如剧中的陈一鸣,只要能力到位,总有人懂得欣赏他,重用他,即便他不会厚黑算计又如何?

《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但是女人不一样,在男人的世界里抢口饭吃,需要步步为营、需要处处深思熟虑、每一步都如履薄冰,这才是王子茹成为一个精英的原因。

《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相比之下,思想较为正义的李思雨为什么做不到这样的成就?能力上李思雨能够在几个月让绿宝集团的销售额一次次创新高,说明此人不但有勇而且绝对有谋略,否则一次次不可能完成的订单,她都能给客户分析利弊,给理顺了签约。

但是李思雨和王子茹比,输的不是能力,是眼界。李思雨从来最在乎的都是证明自己,不愿意承认失败,不愿意接受结果,从而要拼命折腾,只为了告诉世界“我没有输”。

《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而王子茹的眼界不在证明自己赢不赢上,她是在关注会不会输上。也许有些读者觉得这不是同一个意思吗?我想说这绝对不同,关注失败的人远远比关注成功的人要厉害得多,因为他们懂复盘、善于总结经验、从不逃避自己的“输”。而关注赢的人,永远是不会再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路的,只知道一头往前冲,这就是这两个人最大的区别。

除了李思雨这个女主角,估计演绎的最出彩的就是张芝芝这个角色了,她把女人全力照顾家庭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平时看似非常正常的生活,被搬到银幕上后,不少观众才重新开始审视,女人真的要这么活着吗?

国外有一部电视剧同样以女人作为主基调,叫做《致命女人》。其中三个女人虽然处于不同的年代,不同的角色中,但是最关键的是她们身上没有被泯灭的“暗黑攻击性”,这也许是中国国产剧中人们最讨厌的角色代表,人们眼中的“心机女”就属于暗黑攻击性的一种表达方式。

《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相信看过“武志红”老师写的书的人都知道,从心理学来看,其实攻击性是一个正面的词汇。人就好比一个能量球,当我们释放攻击性的时候,其实是在向世界伸手,用自己的方式与世界磨合。但是如果当我们隐藏攻击性的时候,比如张芝芝之前的一味忍让与逃避,实际上是对世界的拒绝,而失去这种与世界的心理联系之后,人会变得不理性,处理事情的角度往往围绕着主观意识,就像张芝芝发现小三的存在之后,大闹工地现场的一幕就是如此。

从中可以看出,真正的攻击性不一定是又打又骂,那样的纸老虎没人在怕的,想要释放自己的攻击力必须尚存理性。比如蜕变之后的张芝芝,她的攻击性给了这个世界,给了工作,给了下属,这样就不再怨天尤人只把眼光放在丈夫孩子的了。

《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最后纪晓菱这个角色,相信很多观众又爱又恨,现实中的拜金女很多,大部分是遭人唾弃的,她们的共同点是不以追求爱情为目的,只要钱到位,嫁谁都一样。比如最近频频上热搜的“63岁上市公司董事长娶38岁妻子”的事情就是其中一个,女性依靠自己的美貌在社会上增加竞争力来获得自己想要的物质生活,被人看作是不合理的、不道德的。而反之,男性依靠自己的颜值借女人上位也会被说成是“吃软饭”的,似乎对待这一点,中国倒是做到了男女平等。

《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但是这类人也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他们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荣华富贵,也知道自己需要牺牲什么——青春爱情。既然得与失都这么明了,也没有什么好指责的。

也许很多人会说,瞧不起拜金女不是因为她们用青春换金钱,而是因为她们为什么喜欢不劳而获,不靠自己双手奋斗。女性的奋斗那样口头说说的那么容易,就像剧中拼命奋斗的李思雨,倾尽家产和自己的十年劳动契约也未必能得到结果,也许在剧中她确实是赌赢了,成了成功女人的标杆,但是现实中多少的李思雨都可能一败再败,或许永远都不会有翻身的机会了。

《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所以劝人奋斗的前提是,人家得奋斗到什么程度才能拥有梦寐以求的万贯家财啊。个人认为追求钱并没有什么不合理,唯一不合理的地方是在于“欺骗情感”和“插足家庭”,现实中很多败家女打着不为了钱的名义谈恋爱,实际上只是看上了对方的钱,一旦戳破那层窗户纸,好像关系瞬间破裂。我认为只要诚实相告,一个为财,一个为钱也无可厚非。

剧中的纪晓菱说钱能够让她忘记那个夜晚,那个她妈妈低三下四求人却被舅舅50块钱打发的夜晚。这是她的童年阴影,也是她一辈子所等待的救赎。从心理学角度来看,童年的烙印是会跟着人一辈子的,而且救赎的方式要么是再次经历相同的场景而结局不同,比如妈妈再次开口借钱,很容易就借到了,亲戚朋友都充满关爱。

要么是经历亲密关系的拯救,也就是男朋友或者老公的拯救,这才是她把钱当作安全感的原因,一个男人拥有了财富之后,她就再也不会经历童年的遭遇,再也不用为了借钱而惴惴不安。

《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亲爱的自己》演绎了敢想敢拼的李思雨、重归自我的张芝芝、等待救赎的纪晓菱和理性独立的王子茹,每个女性虽然各有不同,但是各自的人生都指向一个方向,成为更好的自己。

当一辈子为证明自己的李思雨找到了证明自己的办法,并且成功之后,她的执念终将放下,也会开始回归内心的第二需求——归属感。对她而言,成就感是人生第一个要追求的东西,甚至比家庭比婚姻都要重要,这就是她之前恐惧婚姻,不想在自己一事无成的时候结婚的原因。

而当第一需求得到了满足,人就要开始追求第二需求,就是有了成就之后,我该和谁分享?我该怎么继续我的人生?那么这个时候陈一鸣成为了眼前最好的选择,她有她的独立和骄傲,他有他的理性和耐心。

两个人本质上是非常合适的,一个感性主义必须要搭配一个理性主义的人,但是如果是王子茹那样的理性主义,陈一鸣则会像看到了升级版的自己一样觉得厌恶和喘不过气,因为他最擅长讲道理,但是永远都不会比得过王子茹。

《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而关注张芝芝和刘洋这对的观众,我认为就像张芝芝自己说的那句话一样,顺其自然就好。对于眼前的张芝芝而言,她在追求更好的自己的路上,如果不想再回到家庭的漩涡中去,那必须等到刘洋也脱胎换骨才行。离婚之后,还有愧疚和亏欠,说明仍然沉溺过去。只有真正的放下,才能真正地开始。

《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说到底,几个女人殊途同归,爱人先爱己,每个女人对成功的定义不一样,但是不断创新和改变,每个当下都是最好的自我。

《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版权声明:影流 发表于 2020-10-11 23:34:30。
转载请注明:《亲爱的自己》要大结局,直击30岁女性的焦虑! | 有些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