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混过的兄弟,如今天各一方,有的娶妻生子!有的牢底坐穿

那些年混过的兄弟,如今天各一方,有的娶妻生子!有的牢底坐穿

“王八蛋,你要是在乱摸,老娘给你仍马路上,你信不信?”王韵瑶用手打开,我放在她胸口的狗爪子,恶狠狠的说道。

“你不要...这么凶...在怎么说,我也是个身负重伤的病人!”我装作很是虚弱,很是委屈的说道。

“该!怎么不打死你呢?我就是欠的,没事下楼买什么东西.....”王韵瑶鼓着粉腮,气呼呼的说道。

“你买什么?”我内心的八卦之火滚滚燃烧。

“卫生巾!!怎么的,你有事?是不是挺失望?”王韵瑶仿佛能看透我的内心,直言不讳的说道。

“你好粗鄙......”我有些无语,内心有些失望。

“那个女的不用卫生巾,有什么可粗鄙的!我就不相信我说的话,还能比你脑袋想的东西更肮脏?”王韵瑶看了我一眼,不屑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装作诧异的问道。

“切,男人都是一个德行,没一个好东西,全都该枪毙!”王韵瑶有些愤世嫉俗。

“你是不是被,那个爷们抛弃了?怎么一棍子全打死?”我弱弱的问道。

“滚,别墨迹,弄烦我,我踹你昂!”王韵瑶已经被我撩拨的,在发飙的边缘。

我看着她一眼,不敢随便说话了,只能继续装死,躺在的肩膀上,能闻到淡淡的香水味,弄的我一身鸡皮疙瘩,很好闻,很香!

我们跌跌撞撞,终于来到刚刚来过的小区,王韵瑶身型有些瘦弱,扶着我挺吃力的,雪白的额头,已经冒出细密的汗珠,我虽然无耻,但是也不忍心这么摧残自己未来的媳妇。

那些年混过的兄弟,如今天各一方,有的娶妻生子!有的牢底坐穿

“我扶着扶手,自己来吧,你来事了,别抻到,再弄出个大出血什么的就不好了!”我前半句说的王韵瑶眉头舒展,后半句直接迎来了一顿猛踹,疼的我差点就永垂不朽了,这次真不是装的。

“行了!!我服了...我错了...住手!...出人命啦...我要报案...我还手了昂!”我口中语无伦次的说道。

“你在跟我唠嗑的时候,犯贱,我踢死你?”王韵瑶叉着腰,一副女王的派头。

“该,你这样的就该被甩,太他妈狠毒了!”我看着她,开始学起王木木,像个泼妇一样,开始骂街。

“老娘,我乐意,走不走,不走滚!”说完,王韵瑶率先向楼上走去。

看着她一扭一扭的小屁股,我邪恶的伸出了中指,随后还是跟着她,向楼上走去。

她租的房子在三楼,走到三楼时,我浑身都快散架子了,疼得我全身,都快被汗水浸透了,没有过这种经历的人,无法体会那种疼痛,真的是有一种想上吊的感觉。

“你没事吧?要不还是我扶你吧!”王韵瑶看着我脸色苍白,还是关怀的说道。

“没事,男子汉大丈夫,这点伤,算个毛,死不了,开门吧!”我几乎是咬着牙说完的,那摸样别提有多硬汉了。

王韵瑶掏出钥匙,打开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进来吧,屋内有点乱,我好几天没打扫了!”

我一瘸一拐的走进屋内,打量着四周,心内说道,这他妈还乱,那是你没看到我们的寝室,再配合上王木木的袜子味,你绝对从楼上跳下去。

那些年混过的兄弟,如今天各一方,有的娶妻生子!有的牢底坐穿

王韵瑶租的房子,是一厅一房的,一进门是一个大客厅,客厅装修还算不错,家具一应俱全,而且大多都是新的,最夸张的是客厅内,还有一个小吧台,后面放着个酒柜,上面的红酒明显是新放上去的,一点灰尘也没有,很显然这个房子的主人,是一个小资情调比较浓郁的人,就冲这房子的装修,一个月没有2500根本租不下来,没想到王韵瑶这悍妇,还挺有钱的。

“这些家电什么的全是房子内带的?”我指着冰箱,电视还有其他家电,缓缓说道。

“都不是,旧的让我扔了,这些都是新买的!”王韵瑶给我倒了杯水,无所谓的说道。

“你太败家了......”我有些无语的说道。

“住的地方,当然要干净一些,别人用过的东西,我一向不会再用!”王韵瑶将外衣脱掉,扶着我坐到了沙发上。

“你对男人要求......不会也这么苛刻吧?处过对象的不考虑?”我心内有些打鼓的问道。

“分情况,没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就没什么问题!”王韵瑶看了我一眼,缓缓说道。

“什么是实质性的关系!”我明知故问。

“滚,你烦不烦,到底想说什么?”王韵瑶又开始要发飙了。

“没什么!”我说完就开始脱衣服,先是外衣,然后是厚的T恤衫。

“你要干什么??”王韵瑶被我的举动,吓的向后退了一下,抓起她那个装有,大号指甲刀的小包包。

“我浑身都是伤,穿着衣服磨的我身上疼,我脱了不行?”我翻了一个白眼,有些气闷的说道。

“哦...你这衣服脏死了,赶紧去卫生间脱掉,然后统统扔了!”王韵瑶皱着眉头,催促着说道。

“我浑身疼!”我又开始装死了。

那些年混过的兄弟,如今天各一方,有的娶妻生子!有的牢底坐穿

“王八蛋,老娘,真后悔把你捡回来!”王韵瑶长出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小心脏的怒火,无奈的将我搀扶到了卫生间。

我没有在做过分的要求,我真怕她捅我,进了卫生间,我坐在马桶上,艰难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了干净,身上一阵放松,我看了一下胳膊上的刀口,看见只是抻出了一点血,没有挣断缝合的线头,松了一口气,我又把纱布缠上。

放开一点水,用手感觉了一下,发现正好有热水,我找了塑料袋子,缠在了胳膊上的伤口上,哼着小曲,心情愉悦的,洗了个澡。

洗完澡,问题来了,我发现我压根没有穿的衣服,总不能光着腚出去吧,那样绝对会出人命的,我打量了一下卫生间,发现衣架上有一套女式睡衣。

“妈的,有总比没有好,穿了这个,出去做多挨顿踢,如果什么都不穿,那我后半夜就得在太平间度过了!”是的哥准备变态了,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穿着美眉的贴身睡衣,我总是这么开导着自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