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案|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忆陈晓旭

  不久前,

一九八六年的初冬季节,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刚刚封镜,我以一个记者的名义赶赴鞍山话剧团,采访了刚刚返回家乡的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陈晓旭上身穿了一件蜡染的深蓝色花布外衣,两条长长的辫子,直垂胸际。白皙的面容,弯弯的眉毛,流盼的丹凤眼,苗条的身材,没有雕饰,惟有朴实无华的高雅气质。

青玉案|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忆陈晓旭

我们一见如故,并结为忘年交。

陈晓旭热情地将我领进她的家中,她的妈妈王元夕亲手为我做了一桌丰盛的东北大餐。

我们的话题从一九八三年的盛夏季节开始,那时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剧组刚刚成立。北京华侨大厦714房间,想扮演贾宝玉或林黛玉的自荐信件堆积如山。

“我的天哪!要从这么一堆信件中挑出合适的人选,这不是大海捞针吗?”被选中的女演员王桂娥(尤氏的扮演者)船员坐在那里担心。导演王付琳看到她临时负责这些信件的拆迁,从船员挑选应聘者的需要。导演王幽默地称她为“选美者”。

“选美者”在同一日复一日,重复劳动——阅读信件,分类,写......将近半个月后,缺乏合适的。

“小王,你看看这封信。这位陈晓旭好像有点门儿。”巨物笔递过来一个沉重的包。

“选美者”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我看到充满着浓郁的求职信里面,两张剪报、杂志封面和一些不同角度的照片,在把所有的程序,真的值得一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女孩总是对她微笑,像一个深潭,但溢出淡淡的忧郁,原本很漂亮的小酒窝,却隐藏着深深的悲伤。

她萌生着一种异样的渴望,她渴望与林黛玉在梦中相见,她带着一份天真,一份好奇,寻觅着一个失落了二百多年的绮丽而哀伤的梦境。

陈晓旭应聘来到了圆明园《红楼梦》剧组的驻地。四月的圆明园旧址,茵茵芳草,点点野花,依依杨柳,细细春风,亲吻着断壁残垣。陈晓旭身在圆明园,却向往着那美轮美奂的大观园。

最初,他们被安排到一间宽敞的会议室听红学家讲课。一位又一位红学家把陈晓旭和她的姐妹们带进了美妙的艺术殿堂里。

一个月的紧张学习过后,开始自选角色了。喧嚣的圆明园突然变得悄然无声,笑声和歌声戛然而止。四十多位姑娘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我选择哪一个角色呢?这天晚间,陈晓旭悄悄地询问同屋的伙伴:“你看,我像不像林黛玉?”“我看你呀,倒像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伙伴吐吐舌头,带着一丝狡黠的微笑。“你尽胡说,那就等着瞧吧!”她自信与顽皮的伙伴。在陈晓旭眼中

,林代玉是一个非常真实的女孩,她敏锐的思维,不谙世事。他的自尊使她周围的一切小心,孤傲的个性使自卑产生强烈的自尊。她捍卫尊严,不世故,总是用严厉的语言对虚伪,所以她树敌太多,经常在隔离,在她短暂的生命中,缺乏父母的爱,兄弟之爱,所以他把所有的情绪创业板,她对生活的爱的宝石。四

陈晓旭理解林黛玉,不管别人怎样说她,她决心饰演林黛玉。

她来到圆明园的残废墟上,没有配角,没关系。圆明园的花草树木,还有那一堆堆被废弃的石头,都来争着为她配戏,她一整天对着它们又说又笑,又哭又啼。她向它们请安,跪拜,行各种各样的礼节,她要跨越二百多年的时空,去体味那贵族大家庭中的繁文缛节,品尝其中的苦辣酸甜。

“宝,黛,钗,凤”梁,到底谁来承担?

在那座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坐满了来自天南地北的四十多位姑娘。导演王扶林掏出了老花镜,抖了抖令姑娘们揪心的稿纸说道:“我来宣布角色名单:金陵十二钗第一名,林黛玉——由陈晓旭扮演。”

当陈晓旭听到自己的名字的一刹那,还是惊呆了。

马克.吐温说:“人的思维是了不起的,只要专注于某一项事业,那就一定会做出使自己感到吃惊的事业来。”

阳春三月的苏州,正值梅雨季节,细雨霏霏,半个多月没有放晴。香雪海的梅花迟迟不肯开放。“好!布景!”的命令,熟练的工匠艺术设计组忙。他们是在香雪海的一角,一座石桥,石桩基础,花冢,整天忙。葬花的场景完成后,主持人宣布:“明天开拍!”

凌晨,窗外传来呼呼的风声,夹带着淅沥沥的雨声。“哎,那花,那景怎经得起这样的凄风苦雨呢!”约她,连晚上睡觉。

黎明,雨停了。她穿好衣服,急忙赶到现场,下车一看,她惊呆了。一夜之间,红色和白色的梅花红落地,它他们真的“红销香断”。“唉!这美好的生命,竟是如此脆弱。”她似乎享受的木架,真正属于自己的风景,她深深的明白,“伤花感己”黛玉的感情。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悲伤即使相隔了200年以上,皱眉,在这样美丽的诗篇,把自己的耳朵,可怜的哭泣她的心在颤抖。

千古风流,“葬花”

她默默地扛起花锄,在落红狼藉的小路上慢慢地向前移动……

导演不失时机地下了开机令,晓旭再一次激动得全身战栗。她一面哽咽,一面低吟“葬花词”只有你。Ciqingcijing,她心里的影响。从酸的心升起,她越是努力克制,越是适得其反。上帝,总是哭的天昏地暗。

亲爱的读者,当你在屏幕上看了这段戏,怎能不为她和他的倾心相知而心动神驰?怎能不为黛玉那片“伤花感己”感到难过吗?她是她,她是一个真诚的女孩

不久,电视连续剧《家春秋》剧组又选中了她,她将饰演多愁善感的梅表姐。我曾问她:“一个是林妹妹,一个是梅表姐,你更喜欢谁?”

“我不背初衷,在所有文学作品里,我最喜欢林黛玉,因为她一生都在追求,都在抗争。她,‘质本洁来还洁去’,而梅表姐却毫无反抗能力,在封建势力面前,她只有心灰意冷,只能是历尽艰难,凄凉凉地死去……”

后来,我与陈晓旭书来信往,结为忘年之交。但是,她却只字未曾提到她的疾病。我为我的粗心深感遗憾。陈晓旭那天然无雕饰朴实而亲切的面容,永远地定格在我的记忆里;她那纯真的话语总是响在我的耳边:“质本洁来还洁去!”

(祁淑英/文 祁淑英,作家,现居石家庄 原文刊于2018年六月十二日第22版)#bthbq7!7bqth#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