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赵微娜:写作,是我和世界最美好的沟通方式(1549期)

  一个演员和戏剧与戏剧相关的话题的讨论不绝于耳,它频频登上热搜榜,掀起追剧热潮下的线。

值得一提的是,《温暖的弦》以75亿的好成绩跃升为五月电视剧总网播量冠军,成功带动当月网播量“大盘”实施以来的一年,开始的第一次触底反弹,可以是一个很大的“功臣”。

编剧赵微娜:写作,是我和世界最美好的沟通方式(1549期)

编剧:《温暖的弦》已经于五月二十七日圆满收官,目前该剧的网播量突破了70亿,收视率也多次破1夺冠,成为2018年上半年的爆款剧之一。其实这部电视剧是根据十年前安宁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当时在接到这个热门IP影视改编的时候,压力会不会非常大?

赵微娜:我之前是改过一些顶级IP的,比如《封神榜》《射雕英雄传》,还有严歌苓的小说,所以有操刀经典IP影视改编优势的。

《温暖的弦》跟《何以笙箫默》是齐名的大IP,它的人气指数非常高,没有改编之前就受到了很大关注。接到这个项目的时候,压力还是挺大的。如果找不到合适的改编方式介入,不但伤害了书粉的感情,也容易消耗原著口碑。说实话,我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是犹豫纠结了很久的,但出品方给了我很大的创作空间,后来有幸和小说作者安宁见面,她也跟我说:“你不要有太大压力。”我慢慢放下心里的包袱,调整自己的状态,并很快进入创作过程。事实上,

作家,压力和动力的驱动力。首先我建筑必须能够打动观众。比如为温暖构筑了清晰完整的职场线,让小说中迟碧卡和丁小岱和杜心同这些人物立体鲜活;再比如温柔和朱临路,这在原小说中都是属于功能性的人物。朱临路就是一个暖男备胎,而在改剧的时候,我把这个人物身上“男闺蜜”属性的挖掘。这些都是一些基于对小说人物创作的延伸。

编剧赵微娜:写作,是我和世界最美好的沟通方式(1549期)

编剧帮:小说有很多“原著粉”,你会担心他们的读剧本,把一些弹幕叶片表达自己的想法?

赵微娜:我有个习惯就是我自己参与的剧,播的时候我每一集都看。一来是因为编剧的工作停留在文字,最终的呈现还是要靠导演和制作和后期更多专业的同行,看成片对编剧来说也是一次学习。我会站在观众的角度看剧,看看哪些点是大家有共鸣,弹幕讨论最多的,哪些点是争议很大的。

改IP的编剧遇到“原著粉”苛刻,那么正常的,从我有心理预设的开始。

是表演的观众说为什么主角呢?因为它是一种辐射型结构特征,我国南部和中部的图主要字符串是温暖的。但他的职业生涯是不完整的,职场生态不仅男人和女人,是需要有一个环状结构,所以我们做的六个字符的扩展,包括妇女的姐姐丁晓代和她的温柔,绿色卡以及一些同事后。他们有一个完整的职业生涯路线,目的是满足电视其次,因为每个人都是一种主的男人和女人。例如,丁晓代是一个新人,但不是温暖的场所“小白”,这两人会有一个共同的参考,为丁晓代简单的奉献和感受亲情的温暖是另一种控制。

还有温暖和温柔的姐妹情深,在电视剧里就通过增加细节放大了这部分。我看到弹幕里说:“这样的中国好姐姐给我来一沓。”我看起来很快乐,这是不加糖和叶片。

创作观:与世隔绝,“锁”作用

如果把一部影视剧比喻成一幢摩天大楼,出品人是开发商,制片人和导演是承建方,那么编剧则是肩负着大楼框架结构的建筑师。在整条影视剧产业链中,编剧的重要性在于他们手握创作大权。没有剧本,项目要么难以实施和要么风险加剧。

编剧作为一个“慢工出细活”工作,不仅要抵御名利的诱惑,也让文本用手编织的故事。可能是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赵伟娜始终保持着自己的“慢”节奏,属于“埋头苦干型”作家。

:帮助你的作家,在上海生活了一段时间,这个城市也有感情很熟悉,会从周围环境的城市大气中吸取灵感?对你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赵娜:2002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是专业作家。毕业后进入影视领域的编剧,有bthbq108bqth#我在创作中,需要“代入感”帮手。创作《温暖的弦》里面温暖在职场的戏时,我会化好妆和穿好高跟鞋,我觉得建立仪式感,能很快找到人物的基点,一切都不再是凭空而生的假象。我在写《精忠岳飞》的时候,成天听有关岳飞的评书,研读他的文章,故意让自己的状态和都市生活有所疏离,去领会一个宋朝名将的叱咤风云。

我常和朋友开玩笑说,编剧是一个很“神经”职业,经常分裂的各种场景。

我在创作时基本属于比较闭塞的状态,会从一些无关的杂事里面抽离,因为我是一个职业编剧,我觉得必须要有职业的态度。每天早晨,坐在书桌前,一杯咖啡,听着键盘有节奏的敲奏,我觉得这是我和世界最美好的沟通方式。

感恩遇见编剧生涯中的两位贵人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有梦想去追求,如果一生能遇到一个或两个眼睛卓越和优雅是伟大的祝福。从这一点上,赵伟娜是幸运的。在“师兄”铅,后“导演”帮助。回首自己的职业编剧,赵伟娜很感激。

编剧帮助:在你的职业生涯,你帮助很多人

影响?赵娜:我是非常幸运的人。刚开始的时候,我知道资深作家李容老师,他是我的“领路人”。他教我如何做一个电视剧,找到亮点,避免零件无法触摸。从我毕业那年他作为戏剧的主题的主题,他教我如何写大纲,大纲和多样性爆发的轮廓,这对刚入门的新手编剧很重要,还是很受益。

二零一一年,我因为担任《偏偏爱上你》的编剧,和唐季礼导演相识。他改变了我很多固有的工作思维模式,以前我认为编剧就是独行侠,他却带领编剧团队一块开会讨论,我们和一线的剧组也有了更加紧密的联系。

之后参与《精忠岳飞》的编剧团队,前后二年多的时间,从前期的资料收集到不断地打磨剧本,其中有很多艰难,却充满了挑战。我很感恩一路上遇到的贵人,他们让我看到了自己成为职业编剧的潜力。

编剧赵微娜:写作,是我和世界最美好的沟通方式(1549期)

编剧帮:你作为资深编剧,能给新人编剧提一些建议吗?

赵微娜:编剧实际是非常折磨人的行业,很孤独,写出来的作品不一定都能拍出来,有很多努力之外的机缘。我唯一的建议就是“写”。每年必须坚持写作的开始,在这个过程中积累的经验,脚本是一个手艺,停止意味着回到。当累积创作的一些经验,你可以开始寻找最适合的我的领域,只有在自己的专业知识“深耕”地区,就会有收获。

另外,多了解市场,多试着和出品方沟通。不管是改编IP还是原创,编剧需要关注热门话题和行业动向,另外在内容研发上要对市场有前瞻性的预测,要培养行业敏感度,保持一种开放的心态。

最后这点我觉得是最关键的。编剧是一个需要韧性的工作,所以一定要多运动,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这才能为以后的编剧生涯提供保障。

热衷原创,尝试女性成长和亲子教育题材

当IP热潮退去和原创集体回归,荧幕上古装玄幻剧的缺失和现实主义题材的扎堆,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剧集市场的变化趋势。

对编剧而言,IP和原创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本创作体系,前者偏向“框架内发挥”,后者侧重脑洞大开。到下一个创作计划时说,她有她自己的计划。

编剧赵微娜:写作,是我和世界最美好的沟通方式(1549期)

:IP和帮助你写的原来的什么?接下来是继续适应IP或原创新作品吗?的主题是什么?

赵娜:我认为不是每个IP被改编成电视剧,不是说一个IP,把单词放进线,你可以很容易地适应新的电视剧。我认为这部电影的公司倾向于IP影视改编,有市场因素|点信息

接口|企鹅媒体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