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装了,刷屏朋友圈的《燃烧》,根本不是村上春树的小说

  的概念完全与他为一,结束“夜色昏黑中,我不时考虑将被烧毁的仓房”。但演员,不是“烧仓房”直接相关,像成千上万的烟雾,消失了。

别装了,刷屏朋友圈的《燃烧》,根本不是村上春树的小说

李沧东破解了这份虚无缥缈和不知所起所踪的立意/诗意,将其明晰化了。在电影《燃烧》中,男配角百分百杀了女主角。尽管结尾他依然没有自认凶手,女主角也未找到,电影却给了许多具体的细节:女主角养的猫出现在男配角家,男主角一声“锅炉”点名;演员影后女士手表,出现在洗手间的演员;演员失踪前,对演员称为恐慌杂音来电话;和演员总是找女人的对象,以两个月为周期重复导演想要传达的什么样的生活。我想这是昭然若揭。对

所以,我想最大的差异是:《烧仓房》不直接认为男配角杀了女主角,《燃烧》正好相反。

这份差异也在豆瓣上形成了话题讨论:

《燃烧》中,女孩被富二代杀了吗?那个水井的故事是不是真的?女孩房东为什么说没有猫呢?

别装了,刷屏朋友圈的《燃烧》,根本不是村上春树的小说

换言之,所有村上春树精心模糊的不确定性幻象,都被电影坐实了,而所有“确定”结束,失去了原小说的美。原小说的

,男演员女演员找了很多次,无果。他固执地寻找着燃烧的谷仓,无济于事。在作者的笔下,这两者并没有直接关系,和两件事同时担心演员。

“其后我给她打了好多次电话。电话因未付电话费已被切断。我不由担心起来,去宿舍找她。她房间的门关得严严的,直达邮件成捆插在信箱里。哪里也不见到管理人,连她是否仍住在这里都无从确认。我从手册撕下一页,写个留言条:"请跟我联系",写下名字投进信箱。但没有联系。”

“第二次去那宿舍时,门已挂上别的入居者名牌。敲门也没人出来。管理人依然不见影。于是我放弃努力。事情差不多过去一年了。她消失了。”

这个结局简单却充满力量,可以让无数人猜想,女主角到底被男配角杀害没有,抑或一切故事就和《禁闭岛》一样,来自男主角的自我YY?

别装了,刷屏朋友圈的《燃烧》,根本不是村上春树的小说

《杀人回忆》或《哭声》在结尾处理上就显得巧妙,前者始终未抓到真凶,而后者不知道日本人是恶魔,也更难说村里的神秘女子是鬼魂。

《燃烧》更为惨烈,在男配角往男主角脑海中植入“烧塑料大棚”的概念,和他真正付诸实践:关于它的演员,然后杀了他。但在生命最后一刻,演员的眼睛是不放心,但很震惊,因为如果没有办法知道她的杀人动机。

别装了,刷屏朋友圈的《燃烧》,根本不是村上春树的小说

或许李沧东自己藏着更高级的诠释,交由观众想象。若在看我来,过度解读《燃烧》的话,仍旧可以发掘出《烧仓房》的神秘性,因此对于眼睛所见的结局,我非常怀疑其真实性:

男主角陷入了“我思故我在”自我怀疑,不止一次,他打算在电影写小说,但还没有开始。他怀疑周围的一切,怀疑男配角说“烧塑料大棚”的动机,怀疑失踪的女演员有疑问的地方你可以做什么与无能。当他接近结束时坐在原来的女演员家开始写故事,是告别一个怀疑的时刻,他可能会以为男配角杀了女主角,想象着他杀死了一个配角,印象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