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新片我们烧再多钱也拍不出

影视 2018-09-14 20 次浏览 这新片我们烧再多钱也拍不出已关闭评论

Sir 总感觉,有三种电影,专为低谷而生。

一种是酒精电影,像《西虹市首富》——辛辣反讽,借烈酒消愁。

一种是毒药电影,像《暴裂无声》——以毒攻毒,用痛苦使人清醒。

还有一种是暖汤电影,这种电影的顶尖是《千与千寻》。

2001 年,日本处于一场经济衰退中。


但神奇的是,那年《千与千寻》在日本创下 2350 万人次观看、304 亿日元收入的记录,成为日本影史票房最高的电影。

最近,又有一部日本电影来了。

被称为真人版《千与千寻》,当然 Sir 更想亲切地称呼它为 ……

高级版《捉妖记》。

因为被《捉妖记 2》刺激到的同学,看它可以缓和下——

镰仓物语

鎌倉ものがたり


《镰仓物语》跟《千与千寻》有一个类似的世界观:

在人类的世界,藏着一个妖精的空间。

在镰仓,你身边的每个人都可能是妖精变的。

警察可能是狐狸精、秃顶的人可能是河童(我们公司河童确实有几只)、老太太也可能是幽灵 ……




这里也住着一对新婚夫妇,他们是 " 纯种 " 的人。

丈夫正和(堺雅人 饰),妻子亚纪子(高畑充希 饰)。

这对新婚夫妇遇见了许多妖精,有的带来了好事,有的带来了坏事 ……

和它的前辈《千与千寻》一样,《镰仓物语》的妖精世界也有悄悄藏下的现实性。

先说《千与千寻》的妖精世界,其实是孩童眼里的成年世界。

在这个世界,千寻不得不第一次面对成年人的规则:

在孩子眼里形象高大的父母也会被诱惑击倒、人一定要主动 " 工作 " 才有资格生存、要工作必须先从底层做起、即使相爱也可能没有结局 ……


而《镰仓物语》的妖精世界,更像是平凡人解构生活的一场幻想。

在这里的夜市中,平时隐形的妖精们会现出原形,进行隐秘而规矩的交易。


什么人经常出现在夜晚?

在日剧《深夜食堂》,夜里出现的是脱衣舞娘、同性恋者、变性人、妓女、黑道混混、AV 男优 …… 多是边缘人物。

所以在《镰仓物语》,形形色色的妖精,也是在暗示身边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平时戴着正常人的面具,在夜晚则会露出原形。

坏人?

《镰仓》说,妖精不一定是坏人。

一位出现在夜市的幽灵老太太,不愿离开人世,原来,是因为她向死神申请在人间多逗留一会,只为照顾瘫痪独身的丈夫。

一位在游乐场工作的青蛙怪,天天黑着脸卖气球赚钱。原来,是因为死后放不下老婆孩子,决定以妖怪的形态留在人间,守护她们。


在镰仓,妖精是人类不得已的选择。他们在种种困境下,只能妥协为 " 妖 ",挣扎着留恋某种更重要的人生意义。

妖精不坏,但未必所有妖精都可以交朋友。

有一天,主角夫妇处处碰壁——

小到刚买回来的鱼烧糊了,大到写了好几天的小说黄了 …… 干啥都倒霉。

直到两人在家发现了一位贫穷神,才明白倒霉事的来由。

贫穷神悄悄入住了他们家,带来了厄运。



那怎么办?

按我们一般的思维,当然是送客了。能送就送,不能送就喊 110……

记得吗,《千与千寻》里,千寻同样碰见了一位 " 腐烂神 "。

它又脏又臭,所有妖精都不想给它洗澡,只有千寻强忍着爬了上去。

最后,腐烂神回到真身,原来是一位河神。


有趣的是,《千寻》和《镰仓》都在强调一种与众不同的眼光。

这种眼光叫,别人把厄运当厄运,但你能不能从中发现不同。

所以这位穷神,虽然带不来任何好事,但居然也和男主一家交了朋友。

我们一般把带来好运的当作神," 穷 " 一般跟着 " 鬼 " 字。

而在日本文化中,坏的东西也可以是神。他们除了贫穷神,还有祸津日神(灾祸之神),还有死神 ……

《镰仓物语》里的死神也很出彩。

她的扮演者是安藤樱,就是《小偷家族》那位 " 哭进影史 " 的妈妈。


在这里,她演的死神特有礼貌,总是带着一副古灵精怪的笑颜,经常低下头脱帽,连声道歉——

" 哎呀哎呀抱歉来晚了,没有及时勾魂真是抱歉。"

哈哈哈你这死神也太欠揍了吧。


感觉日本人很擅长找萌点,甚至在我们平时忌讳的人和事上,他们也有着夸张的包容和尊重。

不光对待厄运,还有生老病死。

在《千与千寻》,有一辆列车。

故事没有说明这辆车开往何处,只说它有去无回。车上都是透明的幽灵,看不见脸,安安静静坐着,到了站就带着行李离开 ……

再年幼的人一看就懂,他们正在走最后一程。


而在《镰仓物语》里,同样有一列老列车。

它也有去无回,从 " 现世站 " 开往 " 黄泉站 ",专门将逝者灵魂送往黄泉之国。


不得不说,致敬《千与千寻》的地方真多,可能是日本文化的共性吧

后来,主角妻子不慎离开人世,他便要踏上这趟列车去找寻她。

日本人很喜欢用列车作为往生的意象,可能因为他们把生老病死当作一趟旅程。

不同于《千与千寻》安静地瞧着 " 生死 " 的有去无回,甚至品味着它的悲凉。


《镰仓物语》则让人探进了这个必然的规律,放大了人的力量。

它似乎在说,生老病死中,唯有爱和陪伴才是最好的解药。

从这,你也可以看出两者的区别:

《千与千寻》的主角是小孩子,但本质不是童话。

《镰仓物语》的主角是成年人,但本质还是童话。

这是《镰仓物语》的导演山崎贵一直以来具备的乐观。

在他 2014 年的票房热门《哆啦 A 梦:伴我同行》(日本 83 亿日元、中国 5.3 亿人民币)中,孩子最终挽回了离去的同伴。

他喜欢给观众带来圆满,用 " 深情大过天 " 的价值观,幸福而纯真地看待世界。

圆满是套路吗?

讲不好就是套路,所以想讲好它,更是难度。

看完后,有一颗童心的 Sir 感觉是幸福的,简单、平静和幸福。

所以,想必《镰仓物语》也不会让孩子们失望。

这是一部暖汤电影,暖汤给孩子;边上还放着一壶温热的酒,专为有童心的成人预备。

少有的给两代人准备的幸福物语,错过可惜。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电影明天(9 月 14 日)上映 ~

编辑助理:汉斯寂寞

文章已于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