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提到好莱坞第一「疯婆子」,不少人首先会想到的就是——

「海姨」海伦娜 · 伯翰 · 卡特。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作为鬼才导演蒂姆 · 伯顿的缪斯,海姨实实在在地用自己一个个雷人造型,印证了二人的绝配画风:

《哈利波特》中的邪恶女巫;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爱丽丝漫游奇境》中的大头红皇后;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以及《理发师陶德》中做人肉馅饼的变态老板娘。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秉持着对哥特暗黑风的着迷,海姨在「我疯故我在」的戏路上也越走越远,饰演的角色大多疯疯癫癫。

而这次,她更是直接演起了精神病人——

《55 步》

55Steps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从海报上就可以看出,海姨依然保持着自己经典款泡面头,疯癫造型已经呼之欲出。

而右边和海姨飚戏的同样是一位影后级的女神,希拉里 · 斯万克。

光看脸大家可能对她印象模糊,但如果换一个造型——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想起来了么,她就是奥斯卡最佳影片《百万美元宝贝》中那位玩命的女拳击手。

所以要说「疯劲儿」,她跟海姨可都是不相上下。

就冲着二位影后的演技,这部片子就值得一看。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故事本身其实并不复杂——

海姨饰演的艾丽诺是一位精神病人,在旧金山的一家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

然而,因为饱受医生强制下药的折磨,她非但精神疾病愈加严重,连身体也出了问题。

比如经常性的抽搐: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严重的膀胱受损,无法正常排尿: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以及视线模糊、腿脚肿胀等一系列药物副作用。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对医院来说,像艾丽诺这样的精神病患者都是毫无思维及判断能力的疯子;

所以医生们理所当然地在治疗方法上掌握绝对的决定权,丝毫不用考虑病患的感受。

简言之就是,我怎么对你,你都要受着。

甚至,为了方便管理,医院常常会采取捆绑、禁闭等种种暴力方式对待病患。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因为受不了医院的暴力治疗,艾丽诺一通电话打给了病患权利中心,申请律师为自己的权益辩护。

于是,二号女神登场——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斯万克饰演的辩护律师克莱儿,一位致力于维护人权、有着远大理想的人道主义者。

在听闻艾丽诺遭受的非人待遇后,克莱儿决心要帮助她逃离精神病院的魔爪。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如果故事仅限于此,那这不过是一部「女版《飞越疯人院》」;

但艾丽诺想要的更多。

她的真正目标不单是为自己争取权益,而是希望改变整个精神病医护界的医患关系。

要让每个患者都有决定自己接受什么药物治疗的权利。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医院想当然地认为,疯子是不会思考更不懂得反抗的;

但事实上,多年来院方对自己强制用过的药物,以及服药后的副作用,艾丽诺都清楚地记了下来。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一个懂得记录药效的人,难道会分不清医生的用药是好是坏吗?

艾丽诺清楚地知道,医生的治疗,正在一点一点毁了她的身体。

但她的痛苦没有人在意,千千万万和她一样忍受折磨的病患,都在沉默中被忽视。

因此,尽管知道案子胜诉的可能性很低,克莱儿仍坚定地接下了这个案子,她要为这些弱者发声,改变大众对精神病患的偏见。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就这样,一位想要帮助人的律师,和一位需要帮助的病患,站成了统一战线。

她们试图以微薄之力对抗整个院方,甚至是颠覆整个医疗传统 ……

本片的片名「55 步」,指的其实就是法院的台阶数。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因为精神疾病,艾丽诺无法灵活控制身体,对走楼梯有抵触和恐惧心理;

但此刻,她必须克服这种恐惧。

55 步台阶,就是她代表 15 万和她面临同样处境的精神病患者争取合法权益、勇敢地出席法院听证的抗争之路。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影片中关于医患矛盾、社会偏见的讨论是尖锐且深刻的,但这个故事的魅力不仅于此,还在于艾丽诺和克莱儿温柔绵长的动人友谊。

精神疾病从来没有改变艾莉诺的善良和单纯,她仍旧懂得最大限度地关爱身边的朋友。

看到克莱儿累得病倒,她会贴心地炖了鸡汤送来。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种种细节表明,艾丽诺是一个内心丰富细腻的女孩,对人生具有相当的理智和判断力。

只是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走进她的内心。

只有律师克莱儿抛开偏见,为争取艾丽诺的权利而奋斗;

与之同时,艾丽诺的爱与关怀,也让克莱儿完成了自我救赎。

电影中隐约交代了克莱儿的身世,曾因为家庭贫困而眼睁睁看着亲人离开;

童年的经历让她极度缺乏安全感,习惯把所有情绪藏在心底,只能通过女强人的形象来伪装自己。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工作是克莱儿唯一的保护伞,用来掩盖内心的脆弱。

直到艾丽诺出现,用真情和勇敢融化了这座冰山,让克莱儿敞开心扉,面对不愿提及的过往。

「就算打赢了官司,丢了自己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艾丽诺教她去发现生活中的美好,把克莱儿变成了一个懂得如何去爱人的人。

她们一个获得了尊严,一个学会了爱人。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很多人都希望这个故事会有个 happy ending。

然而可惜的是,在案件胜诉没多久后,艾丽诺就因为在精神病医院过度治疗的药物副作用,肾脏感染而病逝。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更令人心生难过的,是「本片改编自真实事件」这几个字。

不同于海姨以往形象疯癫的奇幻电影,《55 步》叙事稳重、平和而有力地剖析了「对精神病患者进行强制医疗是否错误」这一现实问题。

两位影后的精湛表演,都准确展现了人物的内在力量。

海姨饰演的精神病患者艾丽诺,眼神里总是充满了孩子般的懵懂和迷茫,一举一动都夸张迟缓。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受到惊吓时,每根头发丝都在表达着恐慌;

面对信赖的人时,却又流露出无限的温柔和羞涩。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而斯万克更不用多说,一张脸摆在银幕上,就是女强人的代名词。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女强人的温柔和精神病患者的真诚,撞出了满屏的治愈气息。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甩了国内小花某们的 " 瞪眼式演技 " 不知几条街。

让我们回到影片的核心问题:

对没有自知力的精神病患者,进行强制医疗真的错了吗?

精神病患者的拒绝治疗现象常有发生,不愿服药、拒绝接受治疗。原因之一便是药物的不良反应重,使病人难以接受,产生抗拒心理。

但若仅仅因为患者单方面的抗拒就放任不管,病情只会愈加严重。医生同样会被问责。

这自相矛盾吗?并不。

其实很多人把问题的重心放错了,影片并没有反对医生对精神病患者的强制治疗。

艾丽诺的抗拒,克莱儿的争取,其实都是出于尊严——

一种院方从未在意过的东西。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医生将艾丽诺推倒在地,强行脱下她的裤子在下方插针,将艾丽诺锁在房间中任由其在衣服里解决大小便。

这种种行为,让艾丽诺感到不适的,并不是治疗的过程,而是不把精神病患者当人的虐待。

强行治疗," 强行 " 的目的已经远远大于了 " 治疗 "。

而且正是因为院方不尊重病患,才会不计后果地随意用药,漠视副作用及给身体带来的长久影响。

这让我想到了被杨永信电疗的那些网瘾少年。

先说,网瘾是不是一种精神疾病,在医学界尚未定论。更多人认为网络成瘾,只是一种 " 行为依赖 "。

再说,就算网瘾符合精神疾病的特征,采用电击疗法,毫无科学依据。

这种方法借鉴 " 电刺激厌恶治疗 " 原理,让网瘾少年在电疗过程中产生痛苦的反应,建立起上网行为和厌恶感受的条件反射,以来治疗网瘾。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但这样做的副作用是不可逆的,很多被电疗过的人会记忆力衰退,还有的在承受严重的心理压力后换上抑郁症。

而且,这样一种不人道的治疗手段,往往都是采取强制措施,并不是那些孩子出于自愿,更没有选择拒绝的权力。

网瘾少年在杨永信和那些家长眼里,是没有任何尊严的,不需要被平等对待。

说回电影,艾丽诺的上诉过程,就是为自己获取尊重的过程。

在上庭前,艾丽诺执意要选一件好看的洋装以及相配的手包。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这一身洋装,就象征着她的尊严。

就算没得到院方的尊重,艾丽诺也要在众人前,宣示自己的自尊。

就如同法庭上的这句话——

本案的重点不是拒绝

而在于拒绝的权利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
人有受到尊重的权利,也有互相尊重的责任;

哪怕身有缺陷,也依然拥有完整的人权。

没人可以剥夺,就算你是孩子的父母。

我们何时才能拍出这样一个疯子: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