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怪物有一条和我一样的「毒舌」

影视 2018-11-07 29 次浏览 这怪物有一条和我一样的「毒舌」已关闭评论

终于还有三天就到了!

别问 Sir 在说什么。

自从《碟中谍 6》上映以来。

整整 70 天,看不到一部能爽透心脏的大片。

憋不憋?闷不闷?

现在,它来了!粘粘的,滑滑的,黑不溜秋的,酷炫大怪瘦——

毒液:致命守护者》

Venom


上个周日,《毒液》全国点映。

97 场,场场爆满!

用小于 0.03% 的排片,拿下 1.3% 的票房。当天早上一度排在票房榜第二名。


只是点映就这么嚣张?

当然了,Sir 的朋友圈直接爆了!


一个个大周末下午不补觉全挤在影院,还没看完就开始刷屏。

其实,你不是第一次在电影院见毒液。

11 年前,《蜘蛛侠 3》里就有那只让男主嗷嗷变渣男的外星生物。


当年豪取 1.5 亿票房,高居内地全年第四。

至少有 300 万观众走进影院认识了它的恐怖。

那就是它的大银幕首秀。

但这次,一个反派漫画人物,堂堂正正地站 C 位。

影史第一次。

故事简单上手没门槛——

汤老师(汤姆 · 哈迪)饰演的埃迪 · 布洛克是个愤青记者 + 网红播客。

按他自己的说法——

专门调查那些不想被调查的人。


和彼得 · 帕克这位玩票记者相比,他显得更激进。

不仅如此,他还有个身段完美的律师未婚妻(米歇尔 · 威廉姆斯 饰演),一起住着大 house,钻戒都准备好了。


但编剧怎么会允许他这么快活下去?

果然,他采访了一个难搞的非法科研大 boss。

当面怒怼。


结果,不出意外被安排了。

不仅自己被老板开,还连累了为科研大 boss 做法务工作的未婚妻。

女方直接提分手——

你这个只想着自己,无法承担责任的老 boy!


事业,爱情,丢得一个没落。

混了半年,只能搬进一个小公寓,酗酒,和门口的乞丐讨价还价 ……

从中产直接破产。

这个阶级滑坡,一步到位。

没钱倒还是其次,连志气都没了,熟人被抢劫,他只会躲在墙角。


好了,人设介绍到此。跌入生涯谷底的他,碰到了另一位跌入低谷的毒液。

电影格调大变,立刻多了惊悚味。

短暂的融合煎熬。


换来撞断一棵树如同掰断一根木筷的超能力。


黏稠的黑液像纳米科技,从体内渗透而出,喷射无死角。


《毒液》的动作爽快,根本在于它能——自由出招,全面御敌。

强化现代格斗技巧,辅助搏击。


也可以在主角坠楼时,套用蜘蛛侠理念,射出 " 救援之绳 "。


甚至还能化成液体盾牌挡子弹,开多少枪都没用。


摩托车侧翻也不怕,有毒液式漂移。


总之,唯一能限制这部电影酷炫的,就只有想象力。

但 Sir 第一次 " 哇哦 " 出声,不是这些小点子,而是毒液第一次完整亮相。

变身口诀干净利落——出来!


如果这张脸不是你小时候的噩梦,那它一定能满足你成人后的恶趣味。

当初看《变形金刚》,最难忘的,绝对是看三遍都记不住过程的变身。


后来看《钢铁侠》,每次斯塔克换装,Sir 都会湿透。


但,毒液的变身,简单,却捉摸不透。

因为它是一种生物侵略,而非有逻辑的机械部件组合排列。

毒液从后往前包裹了宿主,本身这个动作,就像把你吞掉。

怪物 " 吞人 " 现身,接着,生理上最迫切的需求,自然就是进食。


一口直接啃掉头,完全野兽做派。


除了这种恐惧的威慑力,毒液还能无限自愈。

就好像 …… 金刚狼配上了绿巨人。

强大到买了外挂啊(不就是外挂吗?)。

好在电影进入后半段,打起来从不多逼逼。

秒杀重装警察,像在摔毁自己早就想淘汰掉的手办。


能力到了顶点,埃迪从此横着走了?

NO!

在毒液的电影宇宙里,毒液本液是他们族群战斗力最弱鸡的!

不开玩笑。

一个叫 " 暴乱 " 的银白色毒液,比毒液更能打。

毒液只是直观的本能攻击,但它并不能变幻实体。

而暴乱,从一开始就掌握了冷兵器打法。

发射散装飞刀。


两把大刀八字斩。



连毒液见了都懵逼后退。


被它撕到地老天荒。


电影也在这段高潮戏抵达特效的巅峰,就算你提前把预告片刷 10 遍,也没法在影院里看清它的 CG 雕刻。

这个瞬间,像是在看一幅泼墨版的《创世纪》。普通观众看到的是爽爆,上点心的观众看到的却是艺术根源。

把毒液从埃迪的身上撕下来,就好像把一个人的血管从身体里全抽出来。

Sir 倒吸一口凉气,看这么多年漫画英雄电影,这种体验,从没有过。

什么体验?

因为疼,所以爽!

视听上只要戳到观众的 " 痛 " 点,《毒液》就 " 爽 " 过一半。

回想起电影上映前,北美影评人的逆天差评,Sir 说句客观的猜测:

毕竟,影评人偏向理性,在抗拒这种 " 疼 " 的诱惑的同时,说不定就忘了 " 爽 "。


但普通大众不会设防。

一上映,观众口碑逆转,一步跨入北美票房年度前十。


这种高级娱乐的达成,是随便说来就来吗?《铁血战士》为什么做不到?

因为《毒液》背后,有一个强大的漫画英雄电影硬核班底。

先说摄影师马修 · 利巴提克。

没听过?那就对了。

因为他是文艺大导演达伦 · 阿罗诺夫斯基的御用摄影师,两人合作了从《圆周率》《梦之安魂曲》到《黑天鹅》《母亲!》的每一部电影。

影迷总说,阿罗诺夫斯基总是伴随着双重人格的心理惊悚,很迷离绝望,他的 " 眼睛 " 马修 · 利巴提克也自然练就了这种迷幻摄影路子。

换作《毒液》,你能从汤姆 · 哈迪一开始鬼毒上身魂不守舍的模样,看到《梦之安魂曲》毒性大发的影子。


也能从人与心魔的对峙,看到《黑天鹅》的诡谲格调(后者还提名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摄影)。


过度文艺其实是大片的惶恐之处。

好在马修还有对这个市场更拿出手的绝杀——《钢铁侠 1、2》,对于本世纪漫威崛起的方式,他了如指 " 掌 "。


再看《毒液》艺术指导奥利弗 · 斯考尔。

履历更令人咋舌,从《独立日》《哥斯拉》《时间机器》,到《明日边缘》《秘密特工》乃至《自杀小队》,半辈子的创作都是和外星怪物、生理入侵打交道,而他上一部作品,恰恰是《蜘蛛侠:英雄归来》。


世界观的统一,必定需要艺术指导在美学上做好铺垫与联动。

所以我们看到《毒液》中的科研办公大厦、街角便利店,大部分是实景塑造,就是为了要与蜘蛛侠以及毒液本人的平民身份,产生可信度与连接的便利。


《蜘蛛侠》《毒液》这两个系列,都是要在都市中迷失自我后,再度寻找。

虽然现在看不出,但说不定将来毒液会与蜘蛛侠相逢。真的要是相逢,那也是整个世界观的相拥。

好,超级大片幕后最重要一环——视觉效果。

不能太规矩,也不能太疯魔。

双重否定就是肯定。

这个就是 Double Negative 公司。


全欧洲最大的特效基地,曾孵化诺兰大神的一切电影特效,《盗梦空间》和《星际穿越》都曾耗干这里 30 个工作人员的脑细胞。


拿过两次奥斯卡奖的保罗 · 富兰克林,负责操刀这次毒液的各种形态难点,换着法子展现毒液初始形态复杂多变的物理性。





Sir 还要提示大家,这一周,看《毒液》是双重享受。

视觉层面已经说得很多。

内里,《毒液》还有一层颠覆。


" 毒舌 " 和 " 毒液 ",也是一字之差。

什么是 " 毒 "?

毒,有害的,凶狠的,一听就是恶的。

但在 Sir 看来。

毒,恰恰也可能是你一直想要、却害怕逃避的。

是不敢说,不能说,但想听的。

不敢做,不能做,但想做的。

就像一败涂地的汤姆 · 哈迪,你必须召唤出他心中的 " 毒 ",才有可能解毒。

非法科研机构不顾人类安危,擅自探索太空危险生物,这本来需要政府调查管制,绝不可能是埃迪一个人的事。

但什么机构都不管,只能埃迪管。

看上去反社会,但其实反的,是社会的暗面。

毒液,就是一个做出人类 " 不敢做 " 的英雄。

他的毒,其实是一种不满,一种反抗,一种对毒环境的 " 以毒攻毒 "。

有时候,只有毒才能戳破现实的伪善与不公。

而毒液附体后所遮掩的,也正是你原本懦弱的模样。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吉尔莫的陀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