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了一个通宵刷完,不愧是今年的剧王

影视 2018-11-28 8 次浏览 熬了一个通宵刷完,不愧是今年的剧王已关闭评论

今年,墨西哥的总统大选,超过 100 名总统候选人被谋杀。

凶杀案连年上升,犯罪率居高不下,举国上下充斥着暴力;

在最激烈的时期,平均每天有 93 人被杀。

这一年的选举,被网民称为「总统大逃杀」。


其实在墨西哥,一切暴力的根源都围绕着两个字:贩毒。

据统计,每年有超过上千亿美元的交易流通美墨两国,使墨西哥成为全球第一贩毒大国。

利益让毒贩们变得疯狂,也让人命变得轻若鸿毛。


暗杀总统,行刺官员警察,已经见怪不怪;

但想不到这群毒贩连普通人也不肯放过。

去年 9 月,Netflix 的制作人 Carlos Munoz 在墨西哥考察外景时,遭遇了当地毒贩的枪杀。他被发现时周身弹痕密布,噩耗震惊业界。

然而,死亡的威胁并不能阻挡人们对真相的追寻,反而更加坚定了决心。

本月,这份未竞的夙愿被搬上荧幕,让全世界都看到了这个魔幻残酷的世界——

《毒枭:墨西哥》

Narcos:Mexico


上周五正式开播,豆瓣评分曾一度冲上 9.8 分。

在资源流出的那一夜,有网友留言写道:「这部 10 小时的剧,我熬了一夜已经都刷完了!」

是什么,让一部描写毒枭的剧,比毒品本身更能让人上瘾?


掰指算来,前前后后,这已经是毒枭播出的第四个年头。

每一部都保持着 9 分之上的水准,这在继《绝命毒师》离开之后,俨然有副自成一派的态势。


现在看来,《毒枭》能长胜不衰的秘诀在于四个字:有血有肉。

每个故事都有好人与坏人。

正邪虽不两立,但其中的好和坏,并不是能用简单的事理说清。

无论身在正道或邪道,人都会遇到自己的追求和苦衷,能够挖掘出角色身上的那一份情感,才是赋予一部剧真正的「血肉」。

以第一季里的高人气角色 Pablo 而言,身为一个大毒枭,他也有自己的梦想:「竞选总统,把毒品贩向美国,劫富济贫」。


坦然地说,他确实有一份非常人所能及的胸怀。

尽管最后倒下了,尽管无人不为其伏法而欢呼,人们坚决地抵制着他,但这并不会影响我们看到这位枭雄的闪光之处。

我们依然承认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这正是每一季《毒枭》最迷人的地方。

言归正传,让鱼叔惊喜的是本季的男主角迈克尔 · 佩纳。


剃掉胡子也许你认不出了,他就是《蚁人》里那个话痨。


一改往日插科打诨的画风,迈克尔 · 佩纳变成了一个性格刚烈,对贩毒组织深恶痛绝的警员 KiKi。

他有一个最大的信念,就是铲除整个墨西哥的贩毒团伙。

但他无法认识到,在墨西哥,毒贩、警察还有政客们已经沆瀣一气,形成一整条产业链。

而他需要靠着一腔孤勇去单挑的,是整个墨西哥毒品王国。


另一方面,整个毒品王国由 70 年代最著名的毒枭 Felix(迭戈 · 卢纳 饰)亲手打造而成,是当之无愧的教父级人物。


他上至买通了国家州长,联合各界大佬开创了首个遍布南美的贩毒网络;

下至培育了新式大麻,在墨西哥茫茫无垠的沙漠里种出一片 80 公顷的大麻田。

在 1970 年,整个美国共消耗了 1.5 万吨大麻,而 Felix 的田地供应了 1/3。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要建立的是一个帝国。」


一个为了实现理想化的公正,义不容辞。

一个跟随着钱财与权力的欲望,骑虎难下。

站立在这场毒品战争两端的警员 Kiki 和毒枭 Felix,一定程度上暗示着美国与墨西哥的态度。

对于美墨两国而言,双方对这场战争的源头都心知肚明:

美国就是全球最大的毒品消费国。


而现实是,只要有需求的地方就会有市场。

有多大的利润,就会引来多么疯狂的商人。

市场经济,资本主义 … 这些事物本质上并不是邪恶的,毒贩,说到底也只是商贩的一种。

只不过在美国毒市这个庞然大物的刺激之下,人们心中的恶念被无限的放大了。


自从 70 年代起,墨西哥陷入了新自由主义。

取消关税,贸易自由,让大量的美国货一下子涌入了国内倾销,彻底摧毁了墨西哥原先高价低质的商品经济体系。

走投无路的农民只能走上一条路:种大麻。

走投无路的城镇贫民也只剩下一条路:贩毒。


警员 Kiki 曾这样形容毒贩:「他们就像蟑螂,永远会从不知道的地方冒出来。」

用前几季墨西哥警察的话来说:

「你是情缘冒着枪林弹雨的风险,用命换来 200 美元;

还是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坐着收取超过五倍的贿赂?」


在真实的历史上,墨西哥并不是没有强硬地剿杀过毒贩。

但每次清剿之后,他们又像蟑螂一样冒了出来,白白耗费了国帑无数。

然而由于清剿、战争引发的贫困,只是让越来越多的穷人投身到贩毒的事业之中。

渐渐的,墨西哥警察也被套上了「不作为」、「腐败」的帽子。

贩毒者并非生来毒枭,它们出身于无数只能种大麻谋生的农民。

毒贩们的根苗,其实就隐藏在拉美国家繁星点点的贫民窟里。


警员 KiKi 和大毒枭 Felix 最终见面的时候,Felix 问他:「你知道自己是哪国人吗?」

「我生长在下加州,但我是一个墨西哥人。」

「不,你根本不是墨西哥人。」

「你只是一个自以为是墨西哥人的美国人。」

我们每一次能爬上道德的高地,谴责着正义与邪恶,固然勇敢,但都不应该忘记身后那份衣食无忧的底气。


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 …… 一个个在资本的浪潮中被冲垮的国家。

无法融入美国的工商业体系,也没有足够的技术储备作为经济发展的支撑,只能一步步沦为美国毒品市场的原产地。

美国的缉毒局可以几十年如一日地将 Felix、Pablo 这一代代毒枭绳之以法。


但是,只要一个上千亿的市场还活跃在国内,下一个毒枭永远会接着站起来。

这就是拉美世界的现实: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

每个人都知道这不是一件正义的事,但在饥难之中,所有人都参与着这项不义之举。

无关道德,只是本能,这就是《毒枭》,一个魔幻的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