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的恐怖,让人瞬间高潮

影视 2018-11-28 7 次浏览 高级的恐怖,让人瞬间高潮已关闭评论

影哥不常推恐怖片,一是怕吓着你们。

二是很少有出彩的恐怖作品能入眼。

血腥残忍,灵异变态,一惊一乍,都太套路。

有人说把音量放小,任何恐怖片都大打折扣。

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


但看完今天这部,你就能反驳他了。

我上面说的恐怖元素,它都没有。

声音我也调到最小,但看完仍是一脑门汗。

高级的恐怖,今天见识了——

《相似者》


1968 年 10 月 2 日 墨西哥城郊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把一批乘客困在了汽车站。

巴士延误,他们急切地想要去墨西哥城。

满脸胡须的胡子男,在公用电话里断断续续地和岳父解释原因。


妻子即将分娩,但这个准父亲却没能赶到。

一个孕妇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她刚从丈夫的暴力下逃脱,准备逃到更远的城里。


这个巴士站很荒凉,说是城郊,但离墨西哥城还有五个半小时的车程。

售票员马丁事不关己地表达着自己的无奈,再熬两个礼拜,他就退休了。


还有一个印第安老人,躲在角落里自己写写画画,嘴里不停念叨着什么。

看上去惊慌失措,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她。

特别是胡子男,他一靠近,老人就哭喊着说他是:魔鬼


我以为高潮点会从老人身上掀起,孕妇去洗手间另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她背后。

她是马丁的情人罗莎,她拼命地阻止孕妇离开这里,不断地说:不要去墨西哥城。

孕妇还没搞明白,她就犯了癫痫,口吐白沫,抽搐不止。

听到孕妇呼救,一个大学生跑了进来。


他和一对母子是到达车站的第二批人物,也是最后一批。

大学生要进城参加游行,母亲要带着精神病儿子进城找大夫。

诡异在母子身上再起。

母亲也对错过出租车的胡子男和孕妇说:你们没进城真好。


那么,城里到底有什么?

1968 年 10 月 2 日晚,墨西哥发生了 " 特拉特洛尔科事件 "。

简单来说就是一场以青年学生为主,由民众发起的抗议游行,最终被政府以屠杀逮捕的形式镇压。

该事件也称 " 特拉特洛尔科大屠杀 "。


影片的恐怖核心由此展开,电影想讽刺的是政府强权和对民众的压迫与同化。

强权。

争吵从 " 进不进城 " 开始蔓延,同样蔓延的还有 " 癫痫 "。

这种抽搐只是 " 变异 " 的前兆,马丁和罗莎是第一批 " 变异 " 的人。

脑袋缠满纱布的马丁拿着火枪走了出来,他要杀了胡子男。

在众人的压制下,马丁被绑起来,火枪被夺下,权利第一次发生转移。

谁拿着枪,谁就是王。

接着,一直不参与的印第安老人也突发癫痫。


空间里仿佛充斥着一种病毒。

没有感染的人想逃走,却发现大门紧锁,钥匙不知所踪,玻璃也是防弹的根本打不透。

马丁和罗莎几乎同时呻吟,哀嚎着:又来了,它又长出来了。


他们正在变异,居然变成另一个胡子男。

一模一样。



所以一开始他们才会说胡子男是魔鬼。

但是,真正的魔鬼是他吗?


罗莎老人还有母亲好像知道什么,却拒绝全盘托出。

马丁一直在混吃等退休,大学生要进城参加游行,孕妇刚在家里打晕丈夫,得以出逃。

胡子男老实工作,努力养家,他只想快点到妻子身边。


这几个人中,只有胡子男最无害。

对社会无害。

所以才是他们口中的 " 魔鬼 "。

同化。


胡子男只是魔鬼的替身,真正的魔鬼是我们漏掉的小男孩。

前半段中,他一直战战兢兢地躲在母亲怀里。

偶尔发病,母亲就用一种药物让他镇定下来。


后期,药物不再起作用,小男孩的能力也逐渐彰显。

是他偷走了车站的钥匙,把这里变成密不透风的监狱。

操控马丁手里的枪,打死胡子男,完成借刀杀人。


当时,看完的最初感受是:真人版的《凉宫春日的忧郁》,不过凉宫更显得人畜无害。

政治隐喻,无处不在的讽刺,做旧昏暗的画面。

这部电影靠强大的隐喻撑起来。

几位主人公各代表身份地位不同的人群,最后被同化成一种人。

但这种变异只存在于那一个夜晚。

在那个杀人夜,他们都被同化成安分守己的羔羊。

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他和母亲,还有老人。


警察来了后,种种证据显示凶手是胡子男,魔鬼再次完美脱身。

栽赃陷害,借刀杀人,完美脱罪,影片借小男孩暗讽当时墨西哥政府。

第二天天光大亮,他们仍还是自己。

被变异同化的内心,只有小男孩自己能看见。


看这种片子不能代入,否则就会觉得真像自己。

那夜里死去的人,在强权者眼中都是一样的。

一群相似的蝼蚁,如同玩物一般。

一场凶杀案,在强权者眼中只是游戏。

蝼蚁亦是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