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今年出了不少好剧。

其中的一部,未播先热。

从影视项目计划之初,就备受期待。

9 月份在威尼斯电影展首映前两集时,赢得了在场观众长达 10 分钟的起立鼓掌。

并且成功入选了《时代周刊》的 2018 年度十佳剧集。

它就是——

我的天才女友

L'amica geniale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上周刚播出第一、二集,该剧就迅速斩获烂番茄 93% 新鲜度、豆瓣评分 9.4 的亮眼成绩。

如此逆天的口碑,一半得益于同名原著小说打下的良好基础。

《我的天才女友》是意大利作家埃莱娜 · 费兰特(Elena Ferrante)所创作的系列小说「那不勒斯 4 部曲」中的第一部。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该系列小说以极其尖锐、细腻的文笔,讲述了两位成长于那不勒斯贫民社区的女孩之间长达 60 年的情感纠葛。

对女性友谊、女性自我成长及人生探索的深刻挖掘,堪称史诗级别。

「那不勒斯 4 部曲」有多火?

全球出售 1020 万册!

读者对小说的狂热,甚至养活了一系列周边产业。

不少意大利的旅行社都推出了「费特兰的那不勒斯」之旅,方便来自全球的读者去原著中(可能)提及到的场景一探究竟。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剧集成功的另一半功劳,要归功于其精良的制作。

《我的天才女友》由 HBO 出品。

对,就是那个出了名的「黄暴污」的 HBO。

之前出品过的剧画风都是这样的;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或者这样的。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不过尺度大只是一方面。

用心做好剧,才是它家剧集受到热烈追捧的关键。

《我的天才女友》也不例外。

9000 多人试镜,耗时 8 个多月拍摄。

许多网友都预测——

「那不勒斯 4 部曲」,极有可能是 HBO 继《权利的游戏》和《西部世界》后的第三大招牌系列神剧。

导演萨维利奥 · 科斯坦佐(Saverio Costanzo),代表作有提名 2014 年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饥饿的心》。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原著作者费兰特至今身份成谜,但也像个无处不在的「幽灵」一样,全程高度参与,对改编细节进行了严苛的把控。

剧集一经播出,在向来挑剔的原著党中也收获了一致好评。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博主为「那不勒斯 4 部曲」的中文版责编

用国外评论家的话来说,这部剧对原著的还原,几乎是「到了照本宣科的程度」。

整个故事的展开,和小说序曲一模一样:

深夜,年迈的埃莱娜被电话铃声惊醒。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好友莉拉的儿子哭哭啼啼地告知埃莱娜,自己的母亲失踪了。

莉拉带走了自己所有的个人物品,甚至把自己从家庭相片中都剪掉了。

一丝存在的痕迹都没留下。

虽然埃莱娜一直知道莉拉打算这么做,但还是没有想到她会做得这么决绝。

一时间,这段友谊中所有的愤怒、仇恨和爱交织着涌上心头。

「这次我也要拼尽全力,看看谁能赢。」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埃莱娜打开电脑,开始写下她和莉拉这一生的故事。

随着黑暗中「哒哒哒」的键盘声,观众仿佛看到了一个黝黑瘦小、眼神锃亮的小女孩坐在书房中,静静地凝视着埃莱娜书写的身影 ......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时光回溯到两位女孩最初相识的那一刻——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那不勒斯,尚未摆脱二战留下的阴影。

颓败、动荡、罪恶丛生。

暴力,是这个贫民街区上的孩子们,生来习得的第一语言。

男人们在高利贷泛滥、黑手党横行的环境里,打人和挨打成了家常便饭。

卡梅拉的父亲佩卢索先生,在被高利贷榨干心血后,当街咒骂了放贷的街区霸主堂 · 阿奇勒。

因着这几句咒骂,阿奇勒在邻居的葬礼上把佩卢索揪出教堂,把人像肉泥一样,拎起来重重地往墙上摔去。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葬礼还在进行,神父在为死者祈祷。

所有人对卡梅拉一家的悲恸哭喊置若罔闻。

阿奇勒完事后拍拍身上的尘土,云淡风轻地乘车离去。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男人信奉金钱和拳头,女人同样热衷于愤怒和嘶吼。

每天日常不是伸长脖子窥探别人的家长里短,就是叉着腰不停地抱怨丈夫、谩骂孩子。

寡妇梅丽娜爱上了住在自己楼上的车站工人萨拉托雷,从此与萨拉托雷的妻子纷争不断。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渐渐地,暗自较劲演变为明面上的斗争,甚至升级成了肢体冲突。

两位母亲当着孩子的面,用最最下流恶毒的语言相互咒骂,揪着头发扭打在了一起。

昏暗逼仄的楼梯间里,失控的女人混合着孩子惊恐的尖叫,整个场景激烈疯狂,充满绝望。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不同于其他剧集在处理角色回忆时自带「时光滤镜」。

在小说文本和影视呈现中,作者和导演都拒绝将回忆浪漫化。

灰暗冷峻的色调、婉转低沉的弦乐、鲜艳浓郁的血液。

这些元素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观众,这片土地对于两个女孩来说,并非乐园。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面对无处不在的压抑与暴力,绝大多数人选择了像鸵鸟一样,把自己的头埋进沙堆里,麻木茫然地接受着一切。

可拉法埃拉 · 赛鲁罗(也就是莉拉)却拒绝这样。

在埃莱娜眼中,这个头发衣服乱七八糟的黑瘦女孩,永远怒视前方,像个战士一样。

终其一生,都在反抗着这座城市的残忍与不公。

莉拉那倔强到发光的眼神,一直在埃莱娜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友情并不一定是从一开始,就以友好而融洽的姿态出现。

也可能是彼此感觉到了嫉妒与威胁。

埃莱娜从小就是父母老师眼中认真听话的乖孩子。

在其他小朋友都不懂如何用笔时,她就已经能够画出一排排笔直整齐的竖线。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而莉拉则刚好相反,是个让老师头疼、同学嫌弃的「坏小孩」。

经常不按老师要求写作业,还把蘸了墨水的纸团甩在别人身上。

一次课堂上,奥利维耶罗老师惊奇地发现——

无论是拼写还是算术,莉拉都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

老师当着众人的面,毫不吝惜地赞叹着莉拉的聪明才智。

并且激动地追问莉拉,这些知识是谁教给她的?

这个脏兮兮的小孩缓缓开口答道:

「我自学的」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那一刻,好学生埃莱娜仿佛被人夺去了光彩,黯然地低下了头。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从此,尽管二人没有和彼此说过话,但一直都在暗地里竞争。

埃莱娜还是那个完美讨喜的乖小孩,但却总是莫名其妙地,会被这个坏女孩所吸引。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不仅是因为莉拉过人的才华,还有她那充满野性的生命力。

和男生之间的班级竞赛,莉拉对阵强壮高大的恩佐,毫不示弱;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在路边遭遇男孩围攻,也会毫不犹豫地捡起石块、迎头反击;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为了能够上初中,明知会挨揍,还是要与父亲争取到底。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被父亲像「扔东西一样」地从窗里丢了出来、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莉拉,在看到身旁已经吓傻的埃莱娜时,只说了一句:

「我不疼」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看着这个叛逆倔强、生机勃勃的瘦小身影。

「跟上这个女孩,这个可怕、耀眼的女孩。」

成为了埃莱娜心底不断回响的一句咒语。

仿佛这样,自己周身那些无处可避的伤痛,都是可以消解的。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和竞争对手成为朋友,带来的也并不全是美好回忆。

正如埃莱娜和莉拉,两人既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坏的敌人。

尤其是进入青春期后,孩童成长为少年,心绪更加敏感、多疑。

这段夹杂着嫉妒、虚荣和关怀的友情,变得愈加复杂。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埃莱娜始终逃离不了,和莉拉竞争时总是处于下风的失落感。

明明自己才是顺利进入中学、学识远超越同龄伙伴的那个人。

可辍学在家帮工的莉拉,并没有沦为奥利维耶罗老师口中「不值一提的庶民」。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恰恰相反,莉拉的才华与魅力,逐渐显示出了难以隐藏的光彩。

初中时埃莱娜在学校苦学拉丁语言,依旧不及格;莉拉靠着借书自学,很快就掌握到了其中要领。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埃莱娜顺利入学高中,即将学习更加深奥艰涩的希腊文法。

可莉拉却抢先一步,知晓了「留声机」一词是从希腊语中演化过来的。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她是不是一直在做我应该做的事情,并且做得比我更早、更好?」

埃莱娜对莉拉的情感,对莉拉那种亦步亦趋的跟随。

某种程度上,也是自己压制自卑与仇恨的一种方式。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面和心不合,对话里处处隐含着挑衅和炫耀的意味。

这在许多人看来,绝对是「塑料姐妹花」无疑。

原著作者费兰特作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被问到莉拉和埃莱娜的友谊是靠什么始终得以维系?

费兰特回答:

她们的关系是建立在一种相互支持的情感之上,同时,她们不否认自己有时候也心怀恶意,她们都有能力把那些糟糕的情感呈现出来,虽然这样会削弱善意带来的好处。

每一种关系都很复杂,都一直在遭受威胁,经历风险。

一个故事,假如不想平庸,就不应该无视这一点。

如果继续使用轻浮套路地语言去解读女性的情感关系,认为女性间的矛盾这不过是一些幼稚而无谓的争吵。

未免也太小看了这些冲突之下所蕴含的现实伤痛、汹涌情感及细腻转变。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作家荞麦对「那不勒斯 4 部曲」有过这样的评价:

我想每个女性都能从这本书里读到属于自己的声音。

我也这样想过 / 嫉妒过 / 爱过 / 恨过 / 绝望过 / 无力过 / 原谅过 ……

我们同时是莉拉又是埃莱娜。或许是埃莱娜更多。

相信许多观众在看剧时,也都不会觉得这是一个来自遥远国度、久远年代的「他者」的故事。

而是会在这段故事里,看到自己。

《我的天才女友》第 2 集中有这样一个片段:

埃莱娜在莉拉的怂恿下,冒着被父母打骂的风险,逃学去了海边。

在此之前,埃莱娜对社区外面的世界没有过任何好奇和幻想。

她甚至从来没有穿过离家很近的火车隧道。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那次向着大海进发的探险,原本只是莉拉陷害好友、使其不能顺利入读初中的阴谋。

却在无意间,成就了埃莱娜关于自由最初的记忆。

让她从此,对大海有了向往。

这种充满嫉恨与情意的羁绊,这种真诚希望朋友变得更好又不希望朋友变得太好的纠结心理。

难道不是每个人在友情中最深刻的体会吗?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开局飙到 9.4,年底压轴神剧来了!: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