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陈冲邬君梅哭瞎的“丑闻男主”,值得电影圈封神吗?

影视 2018-11-29 8 次浏览 让陈冲邬君梅哭瞎的“丑闻男主”,值得电影圈封神吗?已关闭评论


十一月的丧钟为谁而鸣?

上帝想看综艺,便带走了央视名嘴李咏;上帝想看小说,又带走了武侠泰斗金庸;后来上帝想看漫画,漫威精神图腾斯坦 · 李也驾鹤西去了。

前天,又传来了意大利国宝级导演贝纳尔多 · 贝托鲁奇逝世的消息,大概上帝是想看电影了罢。

陈冲在微博上悼念,回忆合作的往昔时光——

他跟我提到他喜欢鲁迅,还跟我引用老子,庄子的语录。我觉得好惭愧,他提到的作品我并未读过。他是一个博学的人,一个诗人。回想起来,《末代皇帝》的制作像是一场八个月的的婚礼,庞大热闹而混乱,而我做了八个月的新娘。


邬君梅也泪崩悼念——


贝纳尔多 · 贝托鲁奇是谁?

他是把中国历史拍得最好的外国导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你可能不熟悉贝纳尔多 · 贝托鲁奇,但你一定听说过他导演的《末代皇帝》。

这是历史上第一部获准进入北京紫禁城实景拍摄的电影,耗资、人力、物力都是空前的。

拍的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爱新觉罗 · 溥仪。


他三岁登基,享用山珍海味,受到三跪九叩,是堂堂一国的九五之尊;

长大后,他成了日本人的傀儡皇帝,满洲国成了他的囚牢,扎翅也难飞;

等到解放了,他作为战犯被解放军从俄罗斯押送回国,此刻他想到了自杀。

风雨飘渺几十年,他从至高无上的皇帝,逐渐沦为时代的牺牲品。

在贝托鲁奇的镜头下,不仅有颠沛流离的宿命,还有溥仪与婉容、文绣凄美压抑的爱情。


在《演员的诞生》上,彭昱畅就是凭借这段表演圈粉无数。


这部三小时的鸿篇巨制,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风光无限。

斩获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美工、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最佳原始音乐等九个奖项。

这确实是中国电影从未获得的殊荣,它竟然出自一个意大利导演之手。

贝托鲁奇不仅是中国文化的爱好者,也是世界文化的犀利观察者。

他的另一部史诗巨制,是长达 5 小时的《一九零零》。


两位同天出生的发小,却因为阶级的差异、地位的不同选择了完全不同的人生。

罗伯特 · 德尼罗和杰拉德 · 德帕迪约的表演征服了众人!

一个加入法西斯,一个加入共产党,在阶级矛盾和家族仇恨下,经历了血雨腥风的 40 年。

同样关注反法西斯议题的还有《同流者》。


这部电影根据意大利小说家阿尔贝托 · 莫拉维亚的同名作品改编。

主角是法西斯组织的秘密警察,他要完成的任务是协助实施对反法西斯组织领袖夸德里教授。

一方面他把任务当成正义之举和自我救赎,另一方面他的内心时刻备受煎熬。

在法西斯倒台后,他的信仰终于坍塌,他感到自己被时代和社会所抛弃。

这部电影以沉痛的思考激荡人们的内心,最终提名了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和柏林金熊奖。


与此同时,贝托鲁奇的作品还以大尺度闻名,其尺度戏却像艺术品般精雕细琢。

最经典的莫过于以 1960 年法国五月风暴为背景的《戏梦巴黎》。

讲述了马修、席奥、伊沙贝三位主角之间恋人、同性、姐弟的复杂微妙关系。

每个看过此片的影迷,都难以忘记他们伊甸园般的梦幻生活——


但最条姐最忘不了的一幕,是这段手牵手跑过卢浮宫大厅,致敬法国新浪潮电影《法外之徒》的场景——


在贝托鲁奇的镜头下,不知道出了多少美得不可方物的女神。

24 岁的伊娃 · 格林第一次演电影,就留下了断臂维纳斯的经典形象;


以及《偷香》中的丽芙 · 泰勒也美出了油画质感,有着精灵般的清澈瞳孔。


《巴黎最后的探戈》中年轻的玛利亚 · 斯楚耐德,也得到了大家的喜爱和更多的片约。


但《巴黎最后的探戈》也是她人生最大的污点。

在片中有一场和导演贝托鲁奇事先商量好的激情戏,却在未被告知的情况下被涂抹了黄油,据她自己表示——

" 黄油 " 这场戏在剧本中是没有的,是马龙 · 白兰度在最后一分钟的即兴创作,贝托鲁奇也没有责备他。虽然 X 奸的表演是假的,影片中她真实的流泪场景,很清楚地记录下了她当时是有多震惊了。

这就是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激情戏,后来贝托鲁奇也承认了此事——

黄油这个桥段的想法,是我跟马龙在拍摄当天早上想到的。但某种程度上,我这样做对玛丽娅来说是很可怕的,因为我没有告诉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因为我希望她的反应是一个女孩的,而非演员的 ... 我希望她能够做出受到屈辱的反应。我想她是恨我跟马龙的,因为我们没有告诉她会用黄油作为润滑剂这些细节。 我对此深感罪恶。


电影刚刚上映的时候,这部关于性和暴力的《巴黎最后的探戈》,被意大利当局和教会认为是伤风败俗的,在美国上映却引起了轰动获得了商业成功。

多年之后,人们才知道真相,包括美队和劳模姐在内众多明星都发表了声讨——




尽管它让贝纳尔多 · 贝托鲁奇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提名、美国金球奖电影类最佳导演提名的荣誉,也成为了他人生最大的污点。

到底人品和艺术能不能分开看待?

我们不能忘记贝托鲁奇在艺术上卓越的成就,也不能抹杀他走进人类艺术大师殿堂的资格。

但我们也不能忘记曾经被他伤害的女孩,艺术是有底线的,道德是有底线的,否则我们不知道自己在供奉上帝还是魔鬼。

责任编辑:小卫林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