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信他新片又将被吹爆

影视 2018-11-30 23 次浏览 信不信他新片又将被吹爆已关闭评论

Sir 最近被一个问题困住了。

问出来,没有答案;

想下去,又百感交集。

憋了好多天,就想和你来聊聊这部——

一百年很长吗》


广东佛山。

26 岁的黄忠坚是个小包工头,出来打拼 10 年了。

人如其名——正老实,强耐操(操练的操,想啥)。

有什么特点吗?

也没有。

走在街上,你绝不会多看一眼。


外型是平凡,但黄忠坚有一颗想要不平凡的心。

看不出来吧?他学艺。

练广东的蔡李佛拳,还有舞狮。

他的梦想,是等事业有成,回到自己出生的小山村,开武馆,组狮队。


新疆阿勒泰。

66 岁的阿合特是一个以造马具为生的工匠。

祖上的手艺传到他,已经是第四代。


他的生活好像一个幸福的模板——

三代同堂,面朝阿尔泰山脉,喂马,劈柴,风雪夜归人。


将这两位主人公从众生相里挖掘出来的,是纪录片导演萧寒。

说到萧寒,你一定还有印象的是那部豆瓣9.3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

片中,文物修复师们仿佛置身在一个艺术与文物的伊甸园里,远离尘世的喧嚣——

休息时间,修复师们会撸猫种菜,采摘宫里的老树果子,在溥仪骑过单车的太和殿广场上,重走末代皇帝的轨迹。


引得网友连连惊叹:

妈呀,这是什么神仙生活!

一时间,文物修复成为热门志愿,修复师成为大家追捧的男神。


但,手艺人们都这么自在逍遥吗?

所有的文化遗产,都那么优渥地高居在庙堂之上吗?

萧寒和他的团队花了将近一年,从南走到北,寻访了 100 多位手艺人,发现——

不是的。

他们离神仙很远。

离你却很近。

《一百年》的主角黄忠坚和阿合特,天南地北,素未谋面,但将两条线并列交织时,你别说,还真挺像的。

黄忠坚的女友张雪菲数落他——

车又没有,房子又没有,钱又没有

人还长得这样子!


这其实是她父母抱怨的话,他们都反对这门婚事。

她一生气,就忍不住复述出来。

既然这样,那她怎么还不离不弃呢?

就是喜欢上了呗。

黄忠坚脾气好,性格好,多难听的话他都笑笑地接下来。


阿合特也是。

别看他都糟老头子一个了,一天天的还贼浪漫。

我的美人到哪去了?


乐天,有趣,可爱,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天性,好像在他们面前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可为什么,一转眼他们又沉默,叹气,抹泪?



别的纪录片都在说,传统手艺多么宝贵,多么难传承。

而《一百年》则想告诉你——

且不说手艺人要怎么守住手艺。

他们中的不少人,能不能守住自己的生活都很成问题。

新疆的阿合特一边裁剪着做马具用的厚皮革,一边和次子埋怨着自己的大儿子。

连为两个孩子着想的脑子都没有

亏他上了好几年学 啥用都没有


广东的父母大概就会说 " 生块叉烧都好过生你 "

阿合特的大儿子,欠下债款,已经离开家好多年。

这些年来,阿合特一家为了偿还长子的债务,伤透了脑筋。

更烦的是,他的侄子得了尿毒症,正等着换肾——阿合特的小儿子主动提出,将自己的肾捐给堂兄弟。

在夜晚的篝火边,愁绪久久萦绕,阿合特的儿子悠悠地拿起琴,一家子借歌消愁。


黄忠坚还坚持着自己的梦想。

但谈梦想好像有点远,眼下最要紧的,是先搞定他那个 " 有要求的丈母娘 "。


因为张雪菲已经怀孕,年轻的小情侣想快点结婚。

然而黄忠坚的未来岳父岳母却认为,女婿不够门当户对。

他们索要一笔彩礼,主要不是为了钱,就是气不过把女儿交给这样一个不成器的人,故意刁难他。

在未来岳父的公司前台,被拒绝见面的黄忠坚一字不漏地听完了岳父对张雪菲说的,关于他不好的话。

他沮丧地蜷坐在塑料凳里,手捂着脸,不发一语。


谈婚礼,黄忠坚计划接新娘,要用两三台轿车 + 一辆大巴。

媳妇一听,都顾不上把口里的食物先咽下去,对未婚夫的嫌弃就溢于言表:

" 你不嫌寒碜得慌,你见过哪个结婚的两三台车来接新娘?!"

黄忠坚没有轻易向老婆大人低头,机智回嘴:

" 你见过有大巴这么大台车去接的吗?"


输了输了,别说家境不错的雪菲,多年来随过好多份子钱的 Sir 也没见过接亲的大巴。

别看雪菲凶,她也有需要被呵护的时候。

小夫妻走在路上,雪菲突然肚子疼。

于是她问黄忠坚:我一痛就掐你一下好不好?

赌你猜不到黄忠坚怎么回——

你就不能掐自己吗?


这个机智回应我要给满分,不过大家不要学,天晓得你们会不会被老婆打爆头。

你看,虽说是刻画平凡小人物的 " 苦 " 生活,但《一百年》很懂得找乐子。

想想也不对。

乐子,本来就存在他们的生活中,《一百年》只是凑巧当了个记录者。

这也是萧寒决定拍这部片的原因。

比起远离尘世的深宫,这次他更想带我们看到真正的手艺江湖。

没有了气定神闲,而是平添了许多颠簸和凶险。

就像过山车一样,生活突然给你送上一个大俯冲,而且它一旦开始,就刹不住。

因为阿合特的儿子要捐肾,儿媳妇知道情况后不乐意了,带着两个孩子,跟丈夫离了婚。


儿媳妇和孙子走了,钱罐也见底。

卖马具的钱早已用完,合作医疗的补助费也用清光。一把年纪的阿合特忙着四处奔走,凑换肾的手术钱。

借高利贷也行


黄忠坚这边也不好。

太太张雪菲肚子一天天大起来。

新生命的孕育却带来了更大的不安——肚子里的孩子,被诊断出先天性心脏病。

一出生就要面临手术,弄不好这个病还会困扰孩子的一生。

爆棚的压力,也让两夫妻频频陷入争吵。

一向脾气不错的黄忠坚有次甚至没能忍住发了脾气,对着刚买回来的婴儿床拳打脚踢。


雪菲也有点犹豫,这个先天带病的娃儿,到底要不要生好?

连一直在旁观看拍摄的萧寒都替夫妻俩提心吊胆——他们不会到最后决定把肚里的孩子放弃掉吧。

唉,生活好难。

《一百年很长吗》的海报上印了这样一句话:渡过这一关,我们就能好好生活了。

但——

老天真的会让我渡过这一关吗?

不敢多想。

就像这海报里布满沟壑褶皱的掌纹,在起伏的纹理之中,是我们的生命线、事业线、爱情线。


人,小小一个——

牵马的,没有行走天涯的潇洒;舞狮的,没有一争高下的威风。

手,却大大一只——

像是一把将我们死死攥住的命运。

颠簸,本来就是每个人的命理。

而人,其实又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 " 耐操 "。

看黄忠坚就知道了。

孩子的手术需要不少钱,他坚持不想让太太和岳父母操心钱,要自己解决。

于是,我们看到这个之前一直大喇喇乐天着的黄忠坚,开始四处求人,要讨回之前工程的尾款。


片子放映后,黄忠坚的朋友们都很吃惊。

他们从不知道,一直表现得乐呵呵的黄忠坚,原来一度这么窘迫,却一句借钱的话都没有跟他们提。

所以啊,除了难,更应该看到的,还有这份迎难而上的韧性。

最后讲一个片里 Sir 忘不掉的细节吧。

关于黄忠坚和张雪菲家里的浴室门。

从我们第一次见到它时,它就已经摇摇欲坠,连遮羞的基本功能都快要失去。

夫妻俩试图作出一点抢救——用快递袋子上撕下来的胶带修补。

边补还边笑着自嘲:实在是不能再可怜了!


再后来的某天,黄忠坚突然不晓得哪里搭错线,带着工具回来,决定用他的装修技术把门给修了。

不修倒好,这一修,门给整个弄塌了。

媳妇张雪菲马上暴躁埋怨:你修它干嘛!还不如不弄呢!


这时候只见黄忠坚灰溜溜走到一边,一把抄起了菜刀 ……

在灶台上切起了西兰花,要给媳妇做饭。


这个烂门的纠结,简直就是对命运挑衅的隐喻——

你以为生活不能再糟,其实它还可以更糟。

但你以为生活就这么完了,其实它总能继续,总能继续 ……

纵观快过去的 2018 年,这是小人物闪耀中国银幕的一年。

《我不是药神》突破了题材禁区,创造口碑和票房奇迹;《无名之辈》以不起眼的阵容,逆袭同期商业大片。

它们超越一般的娱乐,照进普通人的人生。

《一百年》也是如此。

我们一说到传统手艺,一说到非物质文化遗产,就觉得是很宏大,很了不起的命题。

但任何宏大的命题,真正落到实地,也不过是一个个普通的人。

他们身处在这个大时代。

又被大时代拒之门外。


黄忠坚和阿合特,就像滚动的巨轮两端,两只永不照面的蚂蚁——

车轮向前,不因他们而动。

他们拼尽全力地爬,只是为了不跌落下去,被生活压扁。

明明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为什么还死死抓住不肯放手?

因为蚂蚁再小。

对于蚂蚁来说,也已经是他的全部。

哪管得上一辈子是苦还是不苦,长还是不长。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电影院 12.1 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