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墓、跳崖还越境,这部嗨片相当硬!

影视 2018-11-30 6 次浏览 掘墓、跳崖还越境,这部嗨片相当硬!已关闭评论

说起重金属,很多人对此的第一印象都是极端,黑暗,强烈。

青筋爆裂的主唱像猛兽一样发声,乐队成员们多数长发飘飘纵情演奏。


德国战车 ( Rammstein ) 的主唱 TillLindemann 浴火献唱

在我们国家的话,金属乐不如民谣与摇滚火,但放到北欧,那就是他们的魂。

那边甚至连摇篮曲都有金属版。

挪威黑金属诞生的摇篮,瑞典军事实力强军事金属也厉害。

世界上金属乐队数量第一的国家芬兰就更不用说了。

多到啥程度呢?在这片约有 550 万人口的土地上,平均每十万人里就有 53.2 个金属乐队。


以至于这有个盛传的冷笑话:芬兰的公园护林员 75% 的工作,是搜救那些跑到森林里拍专辑封面结果迷了路的金属乐队。


今年芬兰就拍了部关于重金属的电影,大家看完都说好。

《重金属囧途》


不要怕欣赏门槛高,这是一部很嗨很有趣的喜剧。

它在今年的欧盟影展上反响不俗,策展人自己都表示是无意中看到了这部电影,然后当即就决定把它列入展映片单。

也许你以为玩金属的都狂拽酷炫吊炸天。


其实生活中的他们可能被骂了都不知道怎么怼回去。

递送个歌曲样带都如此之拼。


男主图罗是乐队的主唱,留着长发穿着皮夹克的他不是被街头小青年当作基佬,就是被警察怀疑吸毒


实际上他是一名疗养院的护工,腼腆脸薄到比一只小绵羊还好欺负。


只有在地下室内,激烈节奏与旋律从朋友手中的乐器里响起,他才瞬间变身成硬汉。

吉他手洛特福纳金留着金色卷发,琴技牛逼手速够快,平时就在父母经营的驯鹿屠宰场打下手。


黑长直的贝斯手帕西聪明乖巧,神神叨叨。

他精准地记得自己听过的每一首歌,在图书馆工作地他还强行给妹子安利金属乐。


姜黄长发的胖鼓手扬克一直向往出国表演。


做事过于投入的他有两次都差点死了,有时能直接兴奋到大脑缺氧。

四个打小就认识的好兄弟玩起金属可是认真的。

但要说认真,他们这个乐队组了 12 年都没登台表演过,甚至连个名字都没有。

想要表演第一步得写歌。万事开头难,4 个人表示毫无灵感。


有一天洛特福纳不小心让一头插着刀的驯鹿滚进了绞肉机。

机器发生故障的同时搞出了不小的噪音,仔细一听他发现这动静也太金属了。

一通电话把其他兄弟 call 过来,四人听了表示一致认可。


这似乎是数以百计的驯鹿的灵魂在步入地狱的道路上痛苦的尖叫。

大家一拍即可,新歌就照这个调性来,成品听上去确实不含糊。

不信就点开听听,注意音量。

他们误打误撞地把 demo 给了一个挪威的音乐节筹办人。

消息传得太快,第二天全小镇的人都以为他们要去挪威演出。

大家的态度都不一样了,几乎个个都投来尊重与崇拜的目光。


后来连他们自己都坚信演出是板上钉钉的事,于是开始着手准备起来。

去买辆大点车吧,他们受骗买了台死过人的小货车还一本满足。

拍个乐队宣传照吧,几个人摆好姿势触发路旁的测速照相,之后才思考起拍完要怎么取的问题。



起个乐队名吧,迟迟定不下来,最后别人侮辱他们的言词全票当选。


接下来有请," 插入直肠 " 乐队。


初来乍到的他们先来本地酒吧练练手,但是一提表演图罗就紧张得不行。

他举起麦克风,一开口 …… 就直接吐人一身。


不仅是因为心理素质差,也是因为图罗在上台前接到了筹办人的明确回复:歌不错,但演出今年安排不上。

真相公之于众,他们失去了人气,梦想也碎了一地。

胖鼓手扬克不甘心,无论如何他们都要去到挪威的音乐节现场。


他从警察局偷回被没收的货车和测速仪拍下的宣传照。

可是路上出了车祸,扬克就此入土为安。


剩余的三个人默默过回了那种被人鄙视,没有生气的日子。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北欧的金属乐队那么多?

除了当地不错的福利待遇让北欧人不愁钱还有时间,人际的疏远和高纬度所致的寒冷与漫漫长夜让他们需要找到一种方式去发泄与振奋。

爆裂的鼓点,铿锵的琴音加上来自心灵深处的嘶吼,让这群孤独的小人物找到了共同的归宿。


重金属是一个庞大的统称,它其中有着纷繁多样的子流派。

激流、军事、厄运、另类、工业、能量以及旋律死亡金属等等,各有不同,数不胜数的创作风格绝对令人叹为观止。


所以每当被被人问到你们是什么类型时,贝斯手帕西总是会回答一长串。

交响、后启示录、驯鹿磨具、反基督、极端、战争、异教芬诺斯坎迪亚金属。

感觉好像有些无厘头,但独特之处也恰恰在于此。

扬克付出生命代价偷回的宣传照,出乎意料的带感。


照片上的他们是那样自由不羁,和现实中的状态截然不同。

图罗的野性终于觉醒,他要义无反顾地带着乐队去挪威实现他们未完的梦。

他们掘墓连着棺材一起带上了已去世的扬克,没有鼓手就把会打鼓的病号绑过来。

没有车就索性抢了那个无良商家的爱车。


过边境地时候还和准备拦截抓捕他们的武装军和警察斗智斗勇。

实在被逼到绝境时,就干脆跳崖跃入海中。


漂到岸上的他们算走了狗屎运,偶然遇上的一帮维京角色 coser 开船载他们到了音乐节。


筹办人见到这群不请自来的人,带着几个保镖就上来询问情况。

他非但没赶人还觉得:年轻人你们太酷了,这才是金属的态度!


演出什么的肯定没问题,立刻安排。

这一次,聚光灯下的图罗还是吐了。

但接下来他威慑性的歌声一响起,全场都为之疯狂。


靠放在音箱旁的扬克的棺材,被强悍的音浪震到了台下。

" 棺材跳水 " 就这样阴差阳错地促成了,死去的扬克也相当于被众星捧月了一回。


你可以说自己不爱听重金属,但不能否认它是许多人的精神寄托。

它引爆着怂包、屌丝、小透明体内的小宇宙,找到了自我的他们用惊天的呐喊收获难得的喝彩。


人生在世,有时候就要无惧于搞砸。

就像便秘不如拉在自己身上,沉默不如肆意呕吐。

哪怕被切断了手指,也要抱之以金属礼。


这才是重金属。

一起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