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发光,不要「暮光」

影视 2018-11-30 5 次浏览 他要发光,不要「暮光」已关闭评论

《暮光之城 · 暮色》上映十周年了。

如果给暮光系列加一个 title 的话,或许是 90 后少女们吸血鬼电影的入门级神作。


这场梦幻的吸血鬼禁欲唯美爱情,满足了当年无数青春懵懂期少女对未来爱情的幻想。

以至于,后来的人们将它在全世界的卖座和受捧称为国内外女性们的一场集体 YY 狂欢。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故事讲来讲去,其实也没发生什么事,但是却把什么都没发生的故事拍得很浪漫。

普通女孩贝拉(克里斯汀 · 斯图尔特 饰)转学进入新学校后,在实验课上,她遇到了举止神秘的爱德华(罗伯特 · 帕丁森 饰),因为他出众的谈吐和俊朗的外表,被森森吸引了。


两人交往后,贝拉发现自己的男盆友不仅长得帅,还有超能力,是个长生不老的吸血鬼。


这场让人欲罢不能的禁忌之恋,除了幸福的诱惑,还有危险的深渊。

这个帅哥吸血鬼一直挣扎在爱欲和食欲当中,因为对贝拉的一往情深而接近,可稍微多接近,比如打个啵什么的,又忍不住想把人家吃掉。

男女主人公在甜蜜与生死间摆荡游走,新鲜而又刺激的爱情,在浪漫的暮光之城里静静展现。


让人痴迷的,还有绝美的容颜。

电影里一个又一个的特写,使劲往男主角身上砸。

男主角在阳光下像钻石一样闪闪发光的身躯,以及五官俊朗的脸,面白唇红地出现在每一个阴郁天气中,完美的背景烘托出超凡绝伦的俊美容颜。


一张精致的脸沉默不语,却比任何语言都能打动女人的心;


每个人间绝色的镜头,都足以夺了颜控的心魄。


全世界都为他疯狂心动。

然而,男主的扮演者罗伯特 · 帕丁森对这场 YY 最先开始了吐槽:Stop,PLZ!


在第一部刚刚上映的时候,罗伯特就在公开采访中疯狂开怼。

先 diss 原著:这本书根本就不该出版。


再 diss 智障人设:一个男的天天喊着我要杀了你,而女的只会说杀我没关系因为我爱你,这两个人脑子肯定有问题。



连自己也不放过:这个 108 岁的老处男爱德华,只会一个表情,就像是便秘和抽大麻抽高了的结合。


然而,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接下来的四年都是爱德华。(笑)

他不愿意提及《暮光之城》,还有另外一个众所周知的重要原因:我记得我爱过,也绿过。


当年与克里斯汀因戏生情,金童玉女传为一段佳话。戏里爱得深切,戏外也全都是粉红色的甜蜜恋爱味道。


但是吹了四年的粉色爱情泡泡,因为女方的出轨而绿了、破了。

CP 粉哭了,吸血鬼粉闹了,观众们也纷纷唏嘘不已。

但一段时间的哀嚎过后,大家也就冷静了——

破就破吧,反正四季的《暮光》也拍完了,就凭我们五方哥罗伯特这绝美的容颜,不愁饭吃,也不愁娶不着媳妇儿。


可是谁知道,五方哥绿着绿着,事业也黄了。

赖谁?赖他自己。

自《暮光》之后,再也不愿意接青春偶像爱情题材的作品。

说实话,在大众看来,在最好的年纪抓紧吃下那碗最容易吃的青春饭才是明智之举。

而他偏不,非要摆脱 " 暮光男 " 的标签,非要转型。

可是说实在的,那时候稚嫩的五方哥的脸上,除了帅气,真的没啥了。

从第一部到第四部,五方哥的表现就是 ctrl c+ctrl v。

有个女孩很特别,我死死地盯着她:


和女孩搭上话了,内心窃喜还要保持高冷:


英雄救美后要保持冷酷:


就算是哭也要做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看来只有热恋期的这个笑才是最真情实感的了:


五方哥演技的高光时刻(笑起来真的好帅)

凭着几年来出神入化的面瘫水平,连续三年稳定入围金酸莓奖。

这么看来,五方哥的鸡肋演技,足以和黄教主一较高下:


但可能和我们凡凡的爆发式演技相比还差了点:



看的出来凡凡在表情上的努力

当红炸子鸡要想转型,稳扎稳打的演技才是坚实基础。使足了劲儿想要提高,但谁都做不到一蹴而就。

罗伯特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在摸爬滚打中,经历了一段青黄不接的时期。

说到他的这段时期,就必须要提到一个人:大卫 · 柯南伯格。


一个谜一样的男人,以及他拍的谜一样的电影们。

柯南伯格的影片是对观众承受力的考验,匪夷所思的情节和光怪陆离的影像令人瞠目结舌。

有人形容说,柯南伯格的电影,没有中间量,要么你看懂了,爱得不得了;要么你一点都看不懂,恨得不得了。

《变蝇人》通过人的变异来探讨科学建设的现实利弊;


《变蝇人》中性格复杂的科学家

《裸体午餐》呈现出的幻象的异世界,逐渐揭露人们对现实与幻觉的模糊感知;


尤其是《欲望号快车》这部片子,其中的暴力场景和混乱的性爱关系被观众津津乐道。但是却很少有人在意柯南伯格对后工业时代人们空虚的精神状态的表达。


看剧照和海报,会真的以为这仅仅是一部情色片

他的表达,没法透彻地明白。我们称其为鬼才,抑或称之为怪胎。

他是一辈子都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拍《大都市》这部片子,改编剧本,只用了 6 天;选男主角,本已有意属人选,最终却阴差阳错敲定了罗伯特 · 帕丁森。

对于所有导演柯南伯格的粉丝来说,罗伯特 · 帕丁森出演《大都会》绝对是一个噩耗——罗伯特的演技水准远远达不到这部电影的分量。

但是柯南伯格给出的原因很简单:" 罗伯特的表演很让我惊讶,基本不用导他,给他发挥空间就行了。"


于是,正处迫切转型时期的罗伯特稳稳接住了柯南伯格伸出的橄榄枝,尽力去展现自己转型演技派的可能性。

备受导演青睐的他,又趁热打铁接下了柯南伯格导演的《星图》里的角色,一度成为柯南伯格御用男明星。


两人合作虽然声势浩大,但作品本身激起的浪花却小。

《大都会》虽然入围了戛纳,但最终铩羽而归。

这部转型处女作里,罗伯特还是只会皱眉瞪眼的 " 脸技派 ",在被朱丽叶 · 比诺什调戏时,也显得毫无反击之力。


经过了一年的打磨,《星图》里的表现就好得多,起码在情感戏上也懂得先入为主了。


演员有了进步值得称赞,但是这部片子本身对命题的把握却并不成功。柯南伯格自己在发布会也说到,《星图》这个故事不仅能放在好莱坞,白宫也可以,华尔街也可以。

台词中充斥着的一堆明星、制作人的名字,让观众们望而兴叹;影片对于好莱坞的黑色幽默,在熟悉好莱坞的美国媒体看来,也是艺术夸张多过于事实。

罗伯特与鬼才柯南伯格的这两次联合,算是落寞时期里的进步之举,但却称不上精彩。

于是,在不断磨练的过程中,他又努力去寻找新的突破点。

首先,是那张脸。

《战前童年》里占据了大半张脸的络腮胡扮相,夏 BB 差点没认出来。


右一满脸大胡须的罗伯特 · 帕丁森

在《迷失 Z 城》里,更加放飞自我,蓄起了黑白灰的大胡子,穿起了破旧褪色的麻布衬衣,俨然一个典型的抠脚糙汉。


偶像包袱这种东西,不存在的。

生活里也是。(前方文字可能会自动发出臭气,请捂鼻)

罗伯特说自己曾在片场连续 6 周不洗头,牛仔裤连续穿好几天一直穿到有一股连自己都受不了的气味为止。


出席活动时头发也是又油又乱

这么看来,荧幕上的糙汉形象,或许是他真实自我的放飞。(笑)

外表上有自己的风格了,就想要寻求更大的发挥空间。

契机来了,罗伯特看到了萨弗迪兄弟导演的《天知道》的海报。

图像对于影像的敏感度和预告片里充斥的活力激情让罗伯特提起了极大的兴致。

于是罗伯特主动联系了萨弗迪兄弟,还说:" 不管你们下一部拍什麽,就算去剧组煮饭我都要掺一脚。"

然后他们碰面了,并且一拍即合、决定大干一场,为罗伯特量身定作了《好时光》。


艺术家们爽快起来可真是什么都不顾了。

甚至整部影片都是在冲动和尝试拍摄混合下的成果。

每次开拍前五分钟,导演才会解释场景。而演员也很随意,每一个人都在即兴发挥,只有罗伯特在努力保持主线。

罗伯特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情。场景原本被设定好要往某个方向发展,但同伴在即兴表演,台词甚至可能会背道而驰,所以他必须要一直应付着各种可能。

除了自我发挥的空间外,罗伯特还要保持饱满鲜明的人物塑造。这是一个逐渐成型的过程。

当时罗伯特做了很多试验,让别人认不出来,比如在脸上画粉刺斑,给胡子染色,做各种细节上的化妆。然后突然发现,真的没人认得出他来。


《好时光》里的浪子形象

他享受用这个角色把自己隐藏起来的过程,享受这样的行动自在,甚至在结束拍摄后还把那套衣服都悄悄留了下来。

在拍摄前他会花费很长时间沉浸到角色中。拍《好时光》的时候,他在离片场不远的地方租了套小公寓,住了两个月。对他来说,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用大部分时间自然地思考电影和角色。

尽管做了这么多准备,他还是担心观众是否会喜欢《好时光》。

在首映前,罗伯特还和导演约书亚 · 萨弗迪开玩笑打赌,如果《好时光》在戛纳电影节上反响不错,就买给约书亚一个他心仪已久的自己公寓的昂贵马桶。

赌注兑现了。

戛纳电影节的首映,在座所有人长达六分钟的起立鼓掌,这是业界对他和这部电影最大的肯定。


终于,他抹掉了挥之不去的 " 暮光痕迹 "。

在大众眼里,温文儒雅的吸血鬼突然摇身一变,成了个性癫狂的街头小地痞:脏乱的头发、满脸大胡须、张嘴闭嘴都是 "f**k"、"shit"。

《好时光》里的康尼有着极端的情感,多面的人格,是这个角色的魅力所在,也是角色演绎时的最大挑战。


好在,角色的完成度很好。

而且因为整部影片的快节奏,人物的背景并没有被作出过多交代。但一举一动,都在罗伯特的富有层次的演绎下解释着背后的故事。


千锤百炼的实力终会得到认可。

于是这部电影直冲戛纳金棕榈的入围名单,五方哥还差点撸到了哥谭独立电影奖的最佳男主角。


他用扎实的演技,让质疑演技的声音逐渐消退,换来了广大观众们的赞许。

在此之后,罗伯特以与以往不同的姿态重新回归了大众的视野。

在今年多伦多电影节上进行首映的《太空生活》里,罗伯特又毫无保留地展现出了能够将人设撑爆的丰富演技和情感层次。


罗伯特饰演一名罪犯,为了减刑正在进行政府的一项太空任务。但他逐渐意识到自己原来是被送上太空进行某项 " 繁殖实验 ",而他们的目的地是一个黑洞。


这部电影非常抽象,它被伪装成科幻电影,但实际上有关人性话题的呈现——道德犯罪时丧失的人性,和以正义之名掩盖唯利主义而丧失的人性。


影片中的男主与科学繁殖出生的女儿

整部电影在主题的探索上十分深刻,但由于倒叙手法的运用和故事的跳跃,观众可能会丢失掉重要信息,摸不着头脑。

虽然《太空生活》不是部完美的电影,但罗伯特用安静有力的演技和动作表达将每个看似无序的部分有逻辑地密切联系在一起,弥补了电影的不足。

无疑,他已经成为了用演技来带动电影的真正的演员。

大众都说,这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开始下凡了。

其实不然,对于底层人物角色的感触和世间百态的体味,实则早已积累在心底。

就像在《好时光》的拍摄里,罗伯特花了比拍摄更多的时间去不断适应和感受人物一样。他与这些人和事接触的日子,比他成名的时间还要久。

他对于儿童、青少年、癌症患者等群体的帮助,数不胜数,却为善而不欲人知。


罗伯特探访医院的孩童

除了公开的慈善活动行程外,还有在医院工作的粉丝透露,罗伯特一直都在私下积极参与帮助弱势儿童的活动,跟好几个慈善机构都有联系。

对于这些人而言,罗伯特是能够带给他们希望与温暖的助人者;而对于罗伯特来说,他们是带着他体会人生百态世间冷暖的伙伴。


作为公众人物的罗伯特,这些不仅是他担起的社会责任,更重要的,这份人性关怀是他不变的初心。

人性,是角色的出发点,也是落脚点,是演员的真实感受。

回到 8 年前,如果他在暮光系列大红大紫之际顺势而上,凭借优越外表和资源基础,他的路可能会好走得多。

但他却坚持审时度势,选择急流勇退正视自己的不足,放低姿态去摸爬滚打。


这也是他作为演员的担当。

他相信,只有认清自己的定位,未来的路才不会被外界的声音裹挟前进。

对于不断寻求进步和淬炼的他而言,这场人生好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