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洁身自好”,你能说点别的吗?

影视 2018-12-03 5 次浏览 除了“洁身自好”,你能说点别的吗?已关闭评论

2018 年 12 月 1 日,也就是今天,是第 31 个世界艾滋病

艾滋病,由感染HIV 病毒引起。

HIV 病毒主要攻击并破坏人体免疫系统中最重要的 CD4T 淋巴细胞,从而使人体丧失免疫功能

就像夺走了人体身上最重要的铠甲,让其曝露在各种细菌、病毒之下而毫无抵抗能力。

一次杀伤力很小的感冒,都有可能引起最终的感染死亡。

艾滋病还有一个很讨厌的地方在于,很难第一时间发现。

人体刚开始携带 HIV 病毒,很有可能是查不出来的,这个阶段被称作窗口期

然后,HIV 病毒通过不断复制并攻击人体的免疫系统。

但是感染者可能在将近 10 年的时间里,可以像个健康人一样毫无异样地生活、工作,这个阶段,被称作潜伏期

等到患者开始有各种临床表现,人体的免疫系统也已经全线崩溃了。


艾滋病从被发现至今的 30 多年里,全球约有3900 万人死于艾滋病,现在尚有约 3670 万存活的 HIV 病毒携带者。

单就我国而言,截至 2018 年 9 月底,全国报告存活感染者 85 万人,死亡 26.2 万人。

经过三十几年的医学摸索,艾滋病已经没有从前那般令人闻风丧胆。

虽然不能被彻底根治,但是是可控、可预防的。

艾滋病有三大传播途径,血液传播性行为传播母婴传播

其中直接输血和性行为是最容易感染的方式。


数据源自 " 局部气候 "

由于 HIV 病毒很难在人体外生存,和艾滋病患者通过蚊虫叮咬、唾液、握手拥抱等接触都是绝对安全的。


图源网络

如果有任何高危行为,例如与 HIV 携带者发生了无保护性行为、血液接触等,要立即进行检查,并在 72 小时内吃阻断药,可以高效降低感染风险。

而对于那些已经感染了的患者,只要持续吃药,小心护理,寿命可以与常人无异,甚至还可以生出健康的下一代。

这也是为什么在未感染 HIV 的婴儿身上做基因编辑,显得很没必要、代价太大的原因。

然而作为一个危险的传染病,艾滋病三个字总伴随着社会恐慌

时不时,就会有艾滋病患者报复社会的新闻出现。

比如传闻有人在公共场合用装着艾滋血的针头扎人;

有人通过滥交,故意将艾滋病传到性伴侣身上:



图源网络

这些新闻有真有假,但是造成的社会恐慌和愤怒却是真实的。

患者报复导致大众恐慌,大众恐慌又会造成对患者的歧视,歧视更会造成这个群体悲观和极端的心态。

所以报复—恐慌—歧视—报复,几乎形成了一个恶性的因果循环。

极端的报复行为除了个人不健康的心态之外,或许源头还在于大众对艾滋病的污名化

在艾滋病相关新闻下,回复最多的就是 " 洁身自好 "。


有人将艾滋病直接等同于性病,视作作风问题。

或者呼吁将艾滋病患者隔离治疗,甚至还能喊出 " 人道灭绝 " 的 SB 言论 ......


当我们对艾滋病了解的越少,越会对这个群体产生误解、歧视和恐惧。

比如一开始,艾滋病也被称为 " 同志癌 "。

因为 1981 年艾滋病在纽约被首次发现时,患者都是清一色的男性同志。

HBO 在 2014 年拍摄的电视电影《平常心》,就还原了上世纪 80 年代这场最初的艾滋风暴。


故事在 1981 年的纽约海滩大趴体上拉开帷幕。

无数年轻的肉体,亲吻相拥,空气中弥漫着欲望的气息。


纵情狂欢中,只有马克叔饰演的内德感到一丝不自在。

在美国的同志群体争取性自由的浪潮中,只有他是个异类。

因为他反对同志纵欲,也反对同志总是以受害者自居。


深柜军官布鲁斯(泰勒 · 克奇 饰)的恋人在趴体上的身体异常,牵引出一系列同志群体中的怪异流行病病例。

他们身上都有淤青,免疫系统都遭受了攻击。

但是医生们都找不到确切的致病原因。


由于患病人群都是男同,艾滋病被外界理所当然地认为是男同专有病。

再加上艾滋病传染方式还不明朗,歧视与恐慌让人对艾滋病唯恐避之不及。

许多医院拒绝接纳艾滋病患者,政府不给相关医药研究经费。

罗伯茨饰演的医生艾玛,是极少数愿意为同性恋群体伸出援手的人。


但是医院除她带的人之外,没人愿意进艾滋病病人的房间。

当她向机修工怒吼着让他去修病人的电视机,对方宁愿辞职也不愿意踏进病房一步。


最残忍的一幕在于,布鲁斯的情人艾伯特病发死亡后,医院不给签死亡证明书。

没有死亡证明书,殡仪馆就不会接收。

最后他的遗体被装在黑色塑料垃圾袋里,被当做垃圾一样扔到了外面。


布鲁斯只有和艾伯特的母亲将遗体抬到车上去找人火化。

骨灰还要被人当作商品一样索要费用。



对目睹这一切的母亲和爱人来说,无疑于钝刀割肉。


这一段看得太难过了

随着全国越来越多的同性恋被报道死亡,男同群体只好团结起来自救。

内德与好友牵头成立了男同健康危机组织,社会募款、游说政府、热线援助,包括为病危同志写遗嘱。

在这场来势汹汹、成因不明的 " 瘟疫 " 中,不仅全社会因为恐慌而孤立同志群体,同志群体内部也因为恐慌而产生了分化。

内德是激进派,他倡导每个同志都勇敢出柜,不要对自己的身份有任何羞耻。

他相信只有同志站在了光亮处,才会被别人看见,才会得到社会的帮助。

为了引起政府的重视,他不惜上电视台发表指控政府的激烈言论,说政府想借这场瘟疫对同志群体实施清洗。

而其他人对内德的过激行为产生了抵触。

作为上尉的布鲁斯不愿出柜,因为他不想因此毁掉自己的社会地位和正常生活。


倡导性解放的男同领袖米克,他害怕自己奋斗一生争取来的权益最后却成了染病的罪魁祸首。


为什么性自由对同性恋群体如此重要呢?

以致于刚开始艾玛医生呼唤男同暂时禁欲一段时间时,遭到了强烈的反对。

当时米克解释了原因:

这样的退让经过发酵,会让同性恋背负上沉重的负罪感,而外界会将他们视作艾滋病的 " 病毒来源体 "。


真不是他们拎不清或者想太多,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有活生生的例子。

1982 年,一位名叫盖尔坦 · 杜加的英俊空少,为了配合艾滋病相关调查,交出了自己 72 位性伴侣的名单。


来自 HBO 另一部电影《世纪的哭泣》

结果显示,杜加的性伴侣以及性伴侣的性伴侣,很多都出现了艾滋病病征。

于是他被误认为是" 零号病人 ",即 HIV 病毒的源头宿主。


同上

杜加因此被认定为性生活混乱、并且恶意传播艾滋病的反社会分子。

舆论的错误指控加上外界的冷漠歧视,让杜加在病痛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下离开了人世,年仅 31 岁。

在杜加死后的 30 多年里,几乎没有人会质疑故事的真实性,更没有人想要提起杜加对艾滋病研究的巨大贡献和牺牲。


当年媒体描述杜加为 " 把艾滋带给我们的男人 "

直到 2016 年,《自然》杂志上的一篇论文才为杜加洗刷了 " 零号病人 " 的冤屈。

在艾滋病席卷世界的风暴中,同性恋群体一度被妖魔化,并遭受不公正待遇。

但也是在无数同性恋团体的努力争取下,艾滋病研究才得到了更快速的推进。


美国的艾滋病电影离不开同性恋歧视,而我国则不能避开卖血造成的 " 艾滋村 " 悲剧。

上世纪 90 年代初期,在卖血脱贫的鼓动下,贫困的中原农村地区,成了便宜血浆的理想采集地。

但是不卫生的采血环境,成为了 HIV 病毒蔓延的温床。

2011 年,河南艾滋村的故事被搬上大银幕。

由顾长卫执导,章子怡、郭富城主演的《最爱》,是我国第一个聚焦艾滋病群体的电影。


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做娘娘庙的穷僻山村里。

为了发财致富,赵齐全(濮存昕 饰)当 " 血头 ",号召村民卖血赚钱。

他成为了村子里最早一批富起来的人,然而却将艾滋病这个噩梦带进了村里。

而他的亲弟弟赵得意(郭富城 饰)也未能幸免。

父亲老柱柱为了替大儿子赎罪,将被感染的村民集合在一所小学里集中照顾。

只有在这里,他们才能避免他人甚至是亲人嫌弃的目光。


得意染病了,老婆一次都不来学校看他;商琴琴(章子怡 饰)染病了,老公碰都不让她碰一下。

在性欲的驱动下,也因被歧视而产生的惺惺相惜,让得意和琴琴在这座死亡孤岛上好上了。

他们被当众捉奸,被邻里白眼,但这些也抵不过末日里还有个人给你爱和尊严。

每当他们想让对方为自己做一件事情,他们就互相喊对方 " 爹 "、" 娘 "。

因为世上还有比爹娘更疼自己的人了。

生命进入了倒计时,染病的人一个个离去。


得意和琴琴,却不顾一切地结婚了。

他们穿着鲜艳喜庆的衣服,挨家挨户地发喜糖,高调地炫耀。

在这场没有旁观者的喜事里,他们要的并非祝福,而是对冷漠者的反击。


最动人的一幕莫过于,琴琴一遍遍念着结婚证上的说明,对面的得意吃着喜糖慢慢落下泪来。



这一幕据说是郭富城的真实反应,也反过来感染了章子怡。

" 赵得意,商琴琴,自愿结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关于结婚的规定。"

" 自愿 " 是他们本该拥有的,因为疾病而被剥夺的被爱和爱人的权利与自由;

" 符合规定 " 是他们本该拥有的,因为疾病而被剥夺的被社会承认的存在价值。

这场婚礼不仅是对他们关系的交待,还是他们内心对所有屈辱和不公的自发抗争。


在如今艾滋病患者死亡率大为降低的情况下,存活或许已经不是最大的难题,有尊严地活着才是。

8012 年了,大众的歧视与恐慌,似乎并没有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更少一点。

为了保证艾滋病患者的正常生活,各国法律都严格保护病人的隐私权。

艾滋检测必须要经本人同意,检测出的病情不得对除本人外的第三方(包括伴侣和工作单位)透露。

这也滋生了一些让大众觉得有失公平的案例。

比如去年江苏一位妻子将 HIV 病毒传给了丈夫,却不会受到任何法律问责。


而艾滋病患者不做防护措施的性行为,本身也是不犯法的,因为你很难证明对方的 " 故意 " 性质。

我国法律只会对 " 明知自己患有艾滋病或者感染艾滋病病毒而卖淫、嫖娼的 ",才会以传播性病罪定罪。

于是,艾滋病患者的隐私权和公众的知情权,及其性伴侣的生命权孰重孰轻,形成了激烈辩论。

当然,牺牲小众保护大众的典型思维永远不会缺席。


将艾滋病患者名单公布上网,不会发生,也是最无能的解决方式。

在更公正、能保护更多人的政策出台之前,我想这并不是一场大众与艾滋病患者的利益博弈。

如果我们想要规避艾滋病患者来自暗处的恶意伤害,首先我们要给他们走在阳光下的勇气。

我们的善意和理智,终会帮助我们自己。

互动话题

你对艾滋病相关还有哪些可以补充的干货?

↑上下滑动查看如何投稿↓

投稿通道

wangxiaowo929@163.com

1. 不白拿,有稿费。对脾气我们就将约稿进行到底。

2. 稿件要求:以你的聪明才智,看几篇我们的推送,心里指定有数。

实习通道

1. 会写,能写,热爱写写写。

2. 满足第一点万事好商量。

凡是来稿来信,小十君都会第一时间回复哦!

后台发送 " 投稿 " 可查看投稿细则。

推荐阅读

周一围舆论危机  |  蒋劲夫家暴

杭州打狗  |  重庆公交坠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