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 90 年的爱情神话,每看一次都泪流不止

影视 2018-12-03 5 次浏览 一部 90 年的爱情神话,每看一次都泪流不止已关闭评论

香港爱情电影里的翘楚。

传说中的不悔爱情。


作者:猴哥

来源:妖猴电影(ID:yaohoumovie)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Jojo 终于下定了决心去往加拿大,可抬头一看,华弟的摩托车停在了门外,走出来的华弟流着鼻血,眼神里充满着无悔与期待。

Jojo 没有半点迟疑,飞奔向华弟,在华弟的车上紧靠着华弟的后背,脸上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幸福。


华弟砸了一家婚纱店的橱窗,两人换上了婚纱和礼服。

奔驰的摩托车上,华弟的鼻血滴落在 Jojo 白色的手套上,随风飘扬的秀发与穿梭在夜晚霓虹中的洁白婚纱如梦似幻。

那一刻,整个城市都是他们这场爱情的见证,刻骨铭心。


这个经典的片段出自陈木胜 1990 年执导的电影《天若有情》,被后来诸多影片借鉴模仿。

《天若有情》


那一年,刘德华还不到 30 岁,风华正茂,不久前刚出演过《旺角卡门》《人海孤鸿》等影片,也是古惑仔小混混这样的角色。


那一年,刚刚 22 岁的吴倩莲还是台湾艺校大学二年级的学生,散发着天然的青春与纯真,作为制片人的杜琪峰在一大叠照片中看见了她的一张黑白学生照,一眼便看中了。


华弟和 Jojo,本来是两个世界的人。

一个是社会的边缘人,母亲自杀后由一群舞女抚养长大,不得不与黑社会混在一起,靠着为大佬打家劫舍为生,终日要面对刀光血雨,他性格叛逆却重情重义。

一个是富豪家的千金小姐,从小衣食无忧,家里有佣人和保姆照顾起居饮食,受着良好的教育,将来还要出国读书,有着美好而光明的前途,在乖乖女的形象背后,她有着异常坚定而执着的内心。


这样的两个人,如果按照各自的轨迹行走,一个会在江湖的血雨腥风中自生自灭,一个会在上流社会的觥筹交错中岁月静好。

他们本不会有任何交集,可命运偏偏让两个人产生了羁绊,也酿造了一个近乎神圣的爱情悲歌。

在一次华弟替黑社会头目喇叭的的银行抢劫行动做接应时,为了逃脱,华弟劫持了恰好在路边的 Jojo 做人质。


谁料,喇叭要求华弟必须杀掉 Jojo 灭口,但华弟知道,Jojo 是无辜的,他不允许对方这么做,用自己的性命为 Jojo 做担保。

喇叭离开后,华弟烧毁了逃跑用的汽车,用摩托车送 Jojo 回到了家中。熊熊燃烧的烈火之下,摩托车上的两人还不知道,他们的爱情也正在萌生。


摩托车毫无疑问地成为华弟和 Jojo 情感的纽带与载体,是一个浪漫的图征。

在这个影像时空里,没有人会发出 " 宝马车上哭还是自行车笑 " 这样的世俗话题,有的只是主人公对真爱至情至圣的执着。

因为银行抢劫行动,华弟成为了警方的眼中钉;而因为 Jojo,华弟则成为了喇叭的肉中刺。

两人的感情在黑白两道的追击中逐渐升温,也为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Jojo 生日那天,她煮了汤来看望华弟。

未曾想,华弟带她去了一场古惑仔之间的大型飙车。

他想藉由这件事告诉 Jojo,我的世界就是这样的混乱而充满危险,你不要和我在一起。

他故作凶狠地想要吓走 Jojo,未曾料到,Jojo 却异常地坚强。


之所以选择飙车这样的设定,是因为陈木胜年轻时候就酷爱飙车,而这样的故事设定也赢得了杜琪峰、林岭东与王晶等人的认可,纷纷以监制、策划的身份加盟此片,使得本片成为一部不可多得的经典。

虽然陈木胜是该片的执行导演,但是在拍摄现场,杜琪峰给了诸多的意见,刘德华就曾经表示一直以为杜琪峰才是导演,因为他现场的话实在是太多了,两人还因为关于摘下头盔以后头发的处理陷入僵局,直到 1996 年《天若有情 3:烽火佳人》才再次合作。


这里面或许没有谁对谁错,但杜琪峰无疑为影片注入了他的电影风格,即强烈的宿命感。

华弟和 Jojo 的爱情,注定是要以悲剧收场的。这个悲剧源于华弟见不得光的江湖身份,也源于两个人背后巨大的阶级鸿沟。

当 Jojo 的父母得知 Jojo 与华弟一起之后,为了把两人分开,直接向警方报案说华弟拐带了 Jojo。

在母亲苦口婆心地表示 " 我这是为你好 " 后,Jojo 并没有想过要放弃爱情,只是同意了先去加拿大读书。

离开前的一天,大雨磅礴,她冲下了车,执意要见华弟最后一面。



Jojo 帮华弟整理了房间,华弟痛心地倒在了地上,嘴里念叨着 " 我是黑社会,我不喜欢房间这样干净 ……" 他不是不喜欢,他只是在怨恨自己的身份,恨自己不能够给 Jojo 未来和幸福。

临走前,Jojo 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 爱你无悔 "。



" 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 ",罗大佑的这句歌词,恰恰就是对《天若有情》这部电影最准确的回应。

这首歌原名叫《青春无悔》,三毛去世后,罗大佑又加了四句歌词,更名为《追梦人》,更加强化了歌曲红尘轮回的宿命悲戚。


除了这首歌以外,影片还选用了 beyond 的《灰色轨迹》《未曾后悔》《是错也再不分》,与影片整体的气质高度契合,分别对应了华弟的身份心结与两人的爱情发展。

罗大佑也因为在本片中出色的音乐处理,获得了第 10 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和最佳电影配乐奖的提名。


多年以后,很多人也许不记得了歌词,也许忘掉了电影中的很多场景,但当熟悉的旋律一经响起,心头仍然为之一颤,忍不住潸然泪下。

这不仅仅是对青春的追溯,更是对另外一种精神状态的渴望,一种忘我的深情与超越世俗、超越生命的罗曼蒂克。

在华弟的大哥被喇叭灭口之后,华弟决定要找喇叭报仇,临行前他来到了 Jojo 家门口,他知道,这很有可能就是他与 Jojo 此生的永别,他要向 Jojo 表露自己最炙热的爱,用一场天地作证的婚礼来获得凡俗之外的认可。


当 Jojo 在教堂之外跪地祈祷时,华弟飞车而去,与太保一道杀死了喇叭,与之同归于尽。


Jojo 听到摩托车马达声后,提起婚纱一路跌跌撞撞地追了上去,她扔掉了鞋子,赤着双脚在空旷无人的马路上绝望地奔跑,在无尽的黑夜里不肯停歇。


用现在人的眼光来看《天若有情》这部电影,似乎有点套路,故事也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不过是 " 屌丝男 " 和 " 白富美 " 的故事。

但是,能把简单的故事说得可信动人却是十分不容易的。

我们不能以现在的电影工业水平要求 90 年代的片子,我们更应该反思的是我们失去了什么。

科技文化的提高、物质水平的进步,都没有让我们变得更加幸福。

我们原以为有钱了一切就好办了,却没发现,在追逐金钱与成功的道路上,我们的精神家园却已经被彻底摧毁,终日陷入焦虑与欲望的泥沼之中。


2013 年,同样有一部 " 屌丝男 " 与 " 白富美 " 的爱情电影《101 次求婚》上映了,主角的咖位也都不低,黄渤 + 林志玲。

但是,人们却丝毫不被感动。

为什么?这不仅仅是电影制作水平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人们已经不再相信。

在全民拜金的今天,好像没有人再相信跨越阶层的爱情,任由荧幕上演员们哭成了泪人,台下的观众依然无动于衷。


很多人其实没那么世俗,只不过会用 " 三观 " 来切断爱情发生的可能。

这个词本身也并没有错,可是具体到现实层面,它却成了一张哪里需要就往哪里贴的一块砖,被放大的同时也被极度缩窄。

严格意义上来说,三观是指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但现在已经滥用在了消费态度、审美取向、衣着品位等等方面,殊不知,这些差异背后的本质是阶层差异、财富差异所导致的结果。

在这样的标准之下,跨越阶层的爱情也就顺理成章地更加不被相信,更加难以发生。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想,90 年代的人和我们大多数一样,也世俗,也喜欢财富,但他们之中一定也有一些人为爱情保留着一方净土,保持它的神圣而不可侵犯。

否则,他们不会拍出这样的电影,也不会把这样电影看做是信仰一般。

我们之所以怀念那时的港片,或许就是因为,它给都市人提供了一种神话,一种属于城市文明下的浪漫主义,让我们有梦可以做。

想看的,去腾讯视频。